夫妻交换宾馆群p 我的兽人老公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4月18日 来源:互联网 1061 次 收藏

我随着姜纥去那太后的晚凤殿的路上下着那瓢泼大雨,一众宫女还有太监们虽然身上着着那蓑衣却还是被淋得七零八落。

到了那晚风殿的时候便瞧见钟妃跪在那闪着五彩流光的玻璃之上连着那血肉也早已模糊,许是被那雨水冲刷着连绵着周边落得青灰色的水也被沾染的如那冬日的红梅一片枯荣之像。姜纥并未看蓼莪只是让身旁的商高还有赵烟卸下他与我身上的蓑衣斗笠然后抬步迈入了晚凤殿的寝殿之中。

说来也是怪异太后这般心肠之人却偏偏爱在那寝殿内摆着一尊小叶佛像日日供奉着,日日说些什么勤俭为得却在这殿内烧着价值千金的银骨炭,连那炭上用着那金丝罩爇之。

“儿臣给母后请安”

“臣妾给太后请安”

“这下着那么大的雨皇上皇后又怎么想起到我的殿内,又是想起听闻这宫内的人说皇后与皇帝起了那冲突如今定眼瞧着皇后额头上的青肿便是明白外面所言不虚。”

太后拿起那香案沉香唤着身边的嬷嬷插在那香炉之中又吩咐着身旁的张易中给着我与姜纥分别递了那《女戒》《孝经》。

“皇帝哀家近来时常想起先皇在世的时候我还是这纥朝的皇后便是要日日守着这规矩体统可是现如今便是见得那不遵妇道之人便是想着宫门不肃又何以垂范天下。”

“母后今日皇后在那三宫六院之内行那三叩九拜之礼不过是听闻那仙人托梦须得皇后今日里向着那上天祈福佑着我纥朝的江山。”

“是吗皇后,皇帝说的可是真的。”

“回太后,太后不是最信那仙佛便真有那仙人乘着那仙鹤前来给臣妾托梦,说臣妾是上天命定之人须得在今日里跪遍这三宫六院才会给我纥朝千秋基业更添着那一份。”

“好个为着这纥朝的天下更添一份千秋基业,皇后有着如此觉悟,可这后宫之人又怎会如此荒唐。”

“臣妾与皇上来给太后请安的时候便是看见明妃跪在那暴雨之中,连着那膝下都满是那碎了的琉璃宫灯的渣滓,不知是那明妃可是犯了什么错。”

“皇后观察的倒是仔细,那明妃错在不该坏了这宫规便是在那大庭广众之下与那国师方寻有染。”

这太后果然是那无利不起早这后宫之中的风吹草动但凡落在眼里便是一条大罪。

姜纥弯腰作了个辑向着他的这位母后说道:“原以为是什么大事便是这回事,只是儿臣听闻明妃与那国师是旧识才会遣了明妃去向那被即将流放到边疆的国师去问着那未被推演出来的结果。”

我透着那窗看着那昏黄的灯光看着那冒在寒雨里的蓼莪早已失了旧时那般沉稳的模样只是像那被人放在刀俎上的鱼肉一般任人宰割。

“皇帝与皇后今日里来我这里周折了这一大圈的话语怕不是意在让我放了跪在那雨中的明妃。”

姜纥言道:“儿臣与皇后今日里前来不过是请着母后的安,便是进了这晚凤殿的才发现跪在那雨中的明妃,想着明妃犯了与废德妃一样的罪,现如今听母后一说才知道不过是误会一场。”

“那皇帝的意思是说哀家是非不辩冤枉了那明妃。”

“儿臣并无此意反倒觉得母后治理这后宫陟罚臧否分明,只是原是朕没有把那事情说明才会造成现如今这局面。”

“罢了,你后宫那些妃妾们整出的幺蛾子事端哀家便是不想插手的,只是事关皇家体面哀家才把人带到这晚凤殿受了私刑,皇后你不会嫌着我这一把老骨头还插手你本该管的事端。”

我端正那语气对着面前这位太后:“太后能插手是臣妾的福分,臣妾便是那身子不好才会疏于觉察才会生出今日的事端,便又不知道哪个爱嚼舌的奴才在太后身旁说了这样的话语才会引得太后劳心。”

这苦寒之际宫中唯一开的一株红梅竟也被那宫人裁剪了花枝插在这琉璃净瓶中。

“罢了,我也乏了皇帝你与皇后且退下吧。”

“母后那罚跪在外殿的明妃”

“你与皇后去找人抬走便好。”

我再次在那外殿中看着早已被垂打的不知如何的蓼莪反倒有几分觉得可悲连着这样的人并未做些什么却被跪在这受着这一天一夜的刑罚。

那明妃早已命着人抬去了我那越旧殿,并且吩咐着宫女夏竹在那一旁照料着。

姜纥便是与我出了这晚凤殿的殿门便是由着宫女太监们伴随着回了那重正殿只是在即将踏上那鸾驾的时候姜纥转过身来便是问着我:“皇后我宁愿那很多年前我离开你时路上遇了那劫匪逃命的时候坠入那万丈深渊或者是被人打混了那头脑失了与你的万般记忆才不会向现在诸般痛苦。”

赵烟给我撑着那把龙骨伞我站在那伞下未走到姜纥的身旁只是离了那两尺间的距离便是双手搭着向着姜纥作了辑。

“陛下,臣妾一早便知道这世间没有那忘情水孟婆汤能够让人忘了那旧事,若是因了那外事失了那记忆也是那上天给的恩泽,只是这上天又哪里来的那么多的恩泽洒向人间。”

姜纥没有再听我说的话语只是抬脚坐在那轿子里离去。

我时常听闻这世间多的不过是那前脚里假装着那浓情蜜意骗过人的耳目走过那荆棘丛生的虎狼之地夫妻后来却在那平坦大道上分道扬镳如今看来我与姜纥便是这般。

越旧殿

“商高赵烟快去传羌医者”

此时明妃虚弱的躺在那榻上握着我的手对着想说什么,我侧身坐在那榻上半低着头把耳畔附上。

那无声的哽咽声便是埋藏不住,连着那红箩炭燃的室内温暖如春也是抵挡不住她身边的阵阵寒意。

“娘娘她便是在我面前自尽也不肯说着爱我。”她悲戚的哭着连着那肝肠寸断也比不上如今之痛,那模糊的不仅是血肉之痛而是爱人已逝的心痛。

“娘娘他幼时的时候总是说着要送我十里红妆,可是后来他成了这纥朝的国师他便再也不曾给我说一眼,他死的那一刻我听的不过是一句一襟余恨宫魂断,年年翠荫庭树。”

“蓼莪”我轻声的唤着明妃的名讳。

我如今最是明白她的情愫却帮不上什么只是如今在这深宫之中只是听着她说着那些伤心旧事。

“娘娘羌活医者来了”赵烟在内殿里通报,那羌佩篱便是已经提着那药箱进来。

细细把脉然后细细的观察着那伤痕的时候,掀开那锦缎才发现那模糊的血肉之间尽是藏着的碎玻璃渣滓。

“羌医者能否把明妃身上的渣滓尽数取出。”

“娘娘明妃娘娘在那大雨之中跪了一天怕是那碎玻璃早已被扎入那血与肉之间连着那玻璃也是被早先淬了寒毒的纵是那去腐换新怕也是明妃娘娘日后也要坐在那轮椅之上寒冬的时候受着那蚀骨钻心之痛。”

太后真的好狠的心连着那明妃也是这般无争之人也是为了彰显自己的一己私欲要断了那一条腿。

但是事出寻常太后牵连与明妃也不过是见那素日里我与明妃往来才会生出此般心思。

那屋内的宫女端出那一盆又一盆的血水,还有那被取出占满玻璃渣滓占满了血肉。

我瞧着那床榻之上躺着的明妃虽是经了这样的疼痛也只是目光涣散的瞧着远处那镂窗外飞在枯枝上的几只鸟儿,纵是万般疼痛也是连着那嘤咛声音也没有。

“羌医者你老实告诉本宫明妃这两条腿真的无救了吗?”

“皇后娘娘不是臣的医术不精连着那华佗或者是那药王再世怕是也救不了,按理说若只是那血肉之中的渣滓取出休息一年半载便好,只是这寒毒要想取出必得逆了那经脉换了那骨髓方可。”

我瞧着那姜佩篱说着这样的话语也不是在诓瞒与我便是让那姜佩篱开了那药方吩咐着赵烟去那御医院取了药去熬。

吩咐着内殿的宫女给着明妃换了一身干净的衣物又有着那宫女端了那驱寒保暖的姜汤。

“皇后娘娘”明妃用着那微弱的嘤咛声唤着我。

我走上前去握着她的手说着那些安抚的话语

“蓼莪,只是这样的结果便是时日长久总是有着那办法去治的。”

她却尽力的扯出那样的一抹笑容然后对着我说:

“娘娘臣妾在晚凤殿的时候我听着便是明日午时三刻便是由着那法师在我身上贴着那梵文画符把我烧死在那永巷之中。”

焚刑受尽折磨而死亏的太后想出这样的法子,但太后也料到我会求着姜纥去那晚凤殿才让明妃跪在琉璃渣滓上面。

我安抚着她让着她身旁的宫女夏竹好好守护着便踏出了那越旧殿。

雨还在不停歇着纵是那酷暑之际也比不得现在这样一场暴雨。回到那章台宫的寝殿我便是着人湮灭那烛火只留着那一盞宫灯。

那白日里发生的事情太后意不在明妃只是借着明妃之事向着那六宫之人宣言谁若是与这章台宫交好便是得罪了她,至于懿贵妃生了那皇子皇女自然是不好动辄得咎。

点了那沉水香拿起那东海珊瑚串瞧着那藏在暗室里瞧着我一门灵位便是那心中越来越恨。

那未掩着的窗吹得那惟幔如四年前我入的这深宫一般,便是唯存的烛火也是被吹的失了那昏黄的色彩。我便是紧紧地攥着那手中的一串珊瑚珠串一扯而断,连着那那断了线的珠子便是落了那一地。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