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房最新 车公交上短裙被撩起硕大挺进

小榄小榄 2020年04月27日 来源:互联网 715 次 收藏

转眼已经十五年过去了,苏晴城已经在这个国家呆了十五年。

高台之上,苏晴城细嫩修长的手指抚摸着玉玺,温润的触感润及心底,唇边勾起一抹高傲的微笑。睥睨台下百官,皆如蝼蚁般渺小,竟产生一种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感受。

可畅快过后,心底却涌起种淡淡苍凉之感,浅浅悲伤在心底泛起涟漪。

……

十五年前,她,苏晴城,此生的安苏国长公主苏晴城降生,而安苏皇帝苏轸(zhen,三声)已年逾四十,再得一子似乎已无可能,加之苏晴城又是嫡女,便把她当做储君培养。

苏氏一直都是血脉单薄,因此,苏轸亦无兄弟可以继位。

因为这个原因,从三岁起,苏倾城的生活便和一般孩子的生活不同。苏轸对她的要求很严格,诗词歌赋,琴棋书画,骑射兵法无一不需精通,自然,还有帝王心术!同时,身为一位长公主,她要担负的不仅仅是一名储君的责任,一位公主要掌握的,她也必须学会,舞乐礼仪,刺绣厨艺,在这个男尊女卑不那么夸张但仍旧不浅的社会,晴城要成为一个能力才情兼备的女子。为了不落人话柄,被当做一女莽夫,这些,她不仅要做的好,而且要在众人中成为最出类拔萃的那一个。

未至十岁,各国便知道安苏国有一个很有才气的晴城公主,尤其以棋艺着称,九岁时便与她的师傅棋坛鬼手打成平手。

她的“童年”,比那些所谓的真正的合乎情理的储君们还要累得多。好在她天资聪颖,在完成各种功课之余,还有时间去做些自己想做的事。在她十一二岁时,手底下的商家店铺就已小有规模了,从十岁起,暖暖便不只着眼于利润了,从那时起,这个小公主开始布置属于自己的情报网,开始在全国各地布置善堂,免费为穷苦百姓送药治病,灾害年间,也会拿出自己的钱财在善堂施粥,要知道,那么多灾民,仅靠官府是远远不够的。她笑嘻嘻地说,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嘛!这现在是我父亲的天下,将来是我皇弟的天下,总之是我苏家的天下!人民既然依附于我们苏家,便是想我们能让他们过上好日子,我们又怎么能辜负他们的信任?父皇,皇弟责任重大,我这么做也只是为他们分忧罢了。

是的,五岁时,晴城的母后有给她添了一个弟弟,苏晴修,不过多年的照抚,给她独一无二的宠爱,加上晴城出色的表现,他们并没有因为真正继承人的诞生而剥夺她原有的那么多特权。对这个唯一的弟弟,苏晴城异常宠爱,基本算是予给予求了,两人相处得也很融洽。

十岁时,她初露头角,一赋《国策论》,详尽细致地分析了国家与国家,国家与人民之间的关系,立论新颖,鞭辟入里,言语犀利,腾蛟起凤,文辞典雅而不失力度,笔法恣肆而不失深度。

自此,晴城公主以才名冠绝天下,摘下了文坛领袖的桂冠。

世人将她与辽辰国的新君萧殁并提。萧殁是百年难见的治世奇才,而她,苏晴城,是声名冠绝天下的才女,两人都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是世人眼中当之无愧的天之骄子。于是便有了“北萧殁,南晴城”的说法。

晴城所在的安苏国是傲视天下的大国,而辽辰,是唯一可以与之抗衡的国家。

苏晴城十岁时,萧殁刚刚即位,年仅十四岁,正是少年风华初茂的时候。

晴城晴修作为最负盛名的公主,以及安苏国的储君,带着贴身侍卫前往辽辰恭贺。

辽辰地处背面,又时值寒冬,一路泥泞冻土,竟走了一月有余。

苍蓝色的天空下,黑漆漆的一大片林子,光秃秃的树干,张牙舞爪的刺向天空。落日灿烂的余辉早已不见,只余大片归鸟还在空中盘旋,寻找归家的路途。

“流雪,今天是到不了任何驿站村落了吧?!”晴城从马车上跳下,询问刚探路归来的流雪,她的近卫之一。苏晴城有两名近卫,流雪,绯雨,一名贴身婢女蓁蓁。

晴修也探出小脑袋,询问的看着流雪,黑漆漆亮晶晶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十分惹人喜爱,跟在他身旁的是当朝御史大夫的公子,司空瑞,比晴修大一岁多。

“禀公主,太子,司徒公子,是的,这方圆几里内都应该是没有人家了。”流雪恭敬地回禀。

苏晴城一脸了然的样子,似是果然不出我所料的样子。

“但是刚才末将探路时发现了另一拨人马。”流雪紧接着补充。晴城用眼神示意他说下去,绯雨和蓁蓁则分别恭敬地立于晴城后面和侧面。“那些人似乎是裴家的人,两位主子一是裴奕广,另一名比较年幼,大概就比殿下您大一些,末将猜测,有可能是裴家的一名庶子。”

裴家?那个世人口中最神秘的世家?晴城缓缓踱着步子,:“裴家出世,天下大合。”带着些许忖度,裴家是国师世家,凡是大一统的国家,君主都是裴家人辅佐的,几乎可以说,只要有裴家帮助,天下,便胜券在握了。

“这次,裴家竟然出来了?”晴城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望着渐暗的云,这是,要变天了么?不着痕迹的扫过苏晴修稚嫩的面庞,晴修他又怎会是萧殁的对手?萧殁不是名正言顺地位高贵的嫡子,他是凭借自己的手段能力一步步走到这个位置的,用自己的能力将绊脚石一块块搬开的,能力自然不可小觑,而晴修虽也是个优秀的孩子,但比起萧殁来,还是差了一截,作为他的姐姐,她最清楚不过。

“皇姐,是那个国师世家的裴家么?”苏晴修稚嫩的声音将晴城从思考中拉出。

“是的。”微笑着看着自家弟弟,晴城的声音淡淡的。

晴修继续用稚嫩的声音问:“皇姐,萧殁很厉害么?为什么沉寂几十年的裴家都特意为他出山了呢?辽辰会在实力上压过安苏吗?”司空也不确定的望着晴空。立在一旁的流雪几人瞬间白几分,在这个暗潮翻涌的时代,实力真是个敏感词。

晴城一顿,立刻调整出惯有的亲切笑容,用轻快的语气道,“不会,怎么会呢?安苏还有皇姐啊。”即使会,我也不会让他伤害你分毫!

“流雪绯雨!”

“末将在!”

晴城唇边勾起一抹自信的笑,“我们去凑凑热闹!天气这么冷,还是人多挤挤暖和!”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