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了小嫩瓜 黑帝的呆萌宠安小暖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4月22日 来源:互联网 1833 次 收藏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摸鱼儿二首其一》

柳烟儿漠然说道:“如此,明了,你去吧。”,粉衣女子恨恨道:“你终究会用这种方法的。”

柳烟儿一边迟疑着让宫女侍婢收集一盒子桃花,一边冷眼旁观契丹公主的后宫日常,不得不说契丹公主很会哄皇帝的欢心,可是在后宫却愣了,现在后宫的女子除了柳烟儿以外都经营数年,而柳烟儿进宫后利用皇帝也有了些人脉,而契丹公主认为侍女就是仆从,不屑与之为伍,她过于骄傲而粗暴的御下,使之漏洞百出,让她在后妃面前,根本玩不通。

后宫的硝烟隐于无形,在这群男子小看的女子身边,这样的战火趋于平常,契丹公主浅薄的认为皇帝能够庇佑,却不知道,这战火一步一步使她走向毁灭。

随着时间的流逝,玄静也来到了京城,柳烟儿一早就收到消息, 准备为这一次出席,争一次宠。

只见柳烟儿换上桃红色的裙子,一些桃花样式的首饰将她装饰得宛若一朵盛开的桃花,她早就在皇帝必经之路设置好了,柳烟儿站在树下,庆喜一看到皇帝到来,就使眼色,告知众人。

柳烟儿一看到暗示,就开始翩翩起舞,像一朵朵桃花盛开,一舞毕,麽麽说道:“小姐,看你今日气色好多了。”,柳烟儿说道:“女为悦己者容,我要这容貌有何用。”,麽麽劝解道:“娘娘何至于此。”柳烟儿无视皇帝的到来,说道:“昔日誓言成凋零,早知今日我又何必入宫呢,还不如让我横死母亲墓前,省得我再一次乱心断肠。”,说完一甩袖,走远,皇帝伸出手,又迟疑着不出声。

柳烟儿听着庆喜的上报,明白已经到达一定效果,接下来,色已经没有用了,该动情了,柳烟儿亲手做了一些点心,顺便写了一封信,信中说道:“蒙君大恩,昔日得以脱身,今日得以锦衣玉食,蒙君厚爱,取心中之刺,今日,君已有所爱,心中之痛得解,吾亦无用,不如归去,望君长安。”

柳烟儿知道,不管皇帝对她有没有情,皇帝肯定不会让她走,这是关系到一代帝王的尊严,因此,皇帝一定会见她。

果真如柳烟儿所料,皇帝在晚上踏入了柳烟儿的宫殿,柳烟儿退去了所有颜色,穿上黑衣,头上不带任何装饰,只是细细的画了妆,涂上鲜艳的红唇,带上黑纱的帽子,见了皇帝。

皇帝一见,皤然大惊,说道:“爱妃,怎做此装扮?”,柳烟儿说道:“将死之人,又何须艳丽多姿。”,皇帝说道:“爱妃,怎么会死?”,柳烟儿悲泣道:“昔日陛下想要将我作为皇后的接任者,然而,终究是天有注定,不久前,陛下终于找到了心中的港湾,现在,陛下连我的名字都不愿了?”

皇帝说道:“哪里,烟儿多虑了。”,柳烟儿哀哀戚戚的说道:“我知道,陛下是嫌弃我了,我这就走,我要陛下永远不会忘记我。”,说完,就要走,皇帝立刻拉住她,说道:“我的好烟儿,你和她是不同的。”,柳烟儿哭哭啼啼的道:“有什么不一样,她是妾,我也是妾。”

皇帝说道:“我怎么会当你是妾呢。”说完看着庆喜,柳烟儿知道机会来了了,于是给庆喜试了一个眼色,庆喜笑嘻嘻的对皇帝说道:“明日不如让娘娘和陛下一起接见此次瘟疫的有功人员,以明娘娘的身份,陛下一位何如?”

皇帝眼睛一亮说道:“甚好,就如此办。”,柳烟儿娇嗔道:“谁要跟你去。”,皇帝说道:“当然是我的好烟儿啊。”,这时,也确实按照这几日的情况,契丹公主来抢人了,柳烟儿看着大事已成,爽快的放了皇帝。

第二日,柳烟儿穿着美丽的宫裙,和皇帝一起接待了治疗瘟疫的功臣,其中就包括玄静。

柳烟儿看着依旧还是那副不悲不喜的平和脸,一身白色袈裟,不变的众生平等的眼神,依旧如同供着的佛像,慈悲。

柳烟儿摸着袖子中的装着桃花的盒子,眼神踟蹰了一下,又立刻坚定了起来,她坐在皇帝身边,听着皇帝的嘉奖,将下面人的表情,一声不吭的收入眼中。

这些人,或自豪,或欣喜,或高兴,自由那位玄静小和尚,在这红尘之中多一份清净,任尔东西南北风,不改佛心。

柳烟儿将身体往后一靠,对身后的麽麽说道:“等下在御花园的莲花池见一下小和尚,麽麽你去安排。”

不久,柳烟儿就拜别皇帝,去莲花池的石桥上等着玄静的到来,不久,麽麽就领着玄静来到荷花池的桥上,柳烟儿说道:“玄静师傅,一别多年,别来无恙?”,玄静说道:“多谢贵妃娘娘挂念,小僧无碍。”,柳烟儿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说道:“此次多些师傅宅心仁厚,就我百姓。”,玄静说道:“出家人以慈悲为怀,这是小僧应该的。”

柳烟儿沉默了几许,说道:“小和尚,还是三皈依么?”,玄静依旧如同昨日一般平和,淡淡的答道:“佛家只有三皈依。”,柳烟儿脸色暗淡了些许,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如此,便罢了,祝大师修成正果。”,玄静说道:“阿弥陀佛。小僧告辞。”

柳烟儿看着玄静走下桥,刚到桥下,就见玄静扶着头,歪歪倒倒,一下倒了下去,柳烟儿一惊,赶忙让人扶起玄静,连忙传御医,麽麽看着柳烟儿颤抖的样子,连忙抓住柳烟儿的手安慰她。

柳烟儿将自己又一次的锁到房间,庆喜被派去打听消息,柳烟儿只能一口一口的喝茶,过了不知道多久,庆喜推开门,说道:“启禀娘娘,玄静师傅恐怕不好,御医没有查出任何问题,但是,现在玄静师傅还未清醒。”

柳烟儿心中又惊又怒,将茶杯一摔,说道:“都是些废物,有何用?”,又站起来,来回走动,突然,灵光一闪,说道:“庆喜,奉我的旨意,去灵音寺请主持方丈,告诉主持方丈,玄静佛子有难,你速速快去。”,庆喜连忙说道:“谨尊娘娘旨意,奴才这就去。”

柳烟儿想了一会儿说道:“麽麽,你去看看陛下在哪,我记得契丹公主带来了契丹的供奉中有一颗救命灵药。”,麽麽说道:“娘娘,陛下就在契丹公主那,而且灵药陛下赐给了契丹公主。”

柳烟儿手指一握,不在意劈了的指甲,一把抓住麽麽,说道:“麽麽,替我更衣,我去见一见契丹公主和陛下。”

柳烟儿以朴素的形象求见了皇帝和契丹公主,皇帝一见柳烟儿说道:“不知爱妃见朕,有何事?”

柳烟儿说道:“见过陛下,是妾身打扰陛下和公主了,是这样的,玄静师傅在这次瘟疫中受了伤,现在危在旦夕,听闻公主殿下有灵药,还请赐予玄静师傅。”

契丹公主说道:“一个和尚,也想要我国的灵丹,不过姐姐亲自来求了,就得给姐姐面子,不过,前段时间我重了毒,就吃了,现在没了。”,柳烟儿眼中闪过一丝恨意,说道:“如此也是命该如此罢了,就此拜别公主和陛下。”

柳烟儿扶着麽麽的手,走回宫中,柳烟儿说道:“麽麽,灵药一定没有被吃,就是不知道现在被契丹公主收在哪了?”,麽麽说道:“娘娘,我现在就吩咐下去,让棋子动起来。”,柳烟儿说道:“原先我不在意契丹公主的,现在嘛,让我们的人给各位娘娘开个口子,必要时候,帮帮忙,对了,如果是毒药一类的东西,注意契丹公主的用药。”,麽麽冷声答道:“是,娘娘。”

刚刚回道寝殿,庆喜就来报:“娘娘,灵音寺的大师来了。”,柳烟儿连忙问道:“怎么样?”,庆喜回道:“玄静师傅是遭了妖怪的暗算,想要救玄静师傅,怕是有些难。”

柳烟儿说道:“怎么说?”,庆喜说道:“其他还好,就是两样东西比较难。”,柳烟儿说道:“你说,我不信这皇宫中就没有。”,庆喜看了一眼柳烟儿说道:“契丹国的灵丹,以及......以及龙血。”

柳烟儿眼中一闪,说道:“你去告诉主持方丈,让他等我七日,七日之后,他要的东西都有。”

柳烟儿掏出昔日收集桃花的盒子,拿出桃花笺,写上皇帝的生辰八字,埋入盒底,一刀割向手中放血,麽麽想要说什么,但是看到柳烟儿的眼神又放下了,柳烟儿说道:“麽麽,就陪我三个月吧。”,麽麽哭着说道:“麽麽就陪着你,麽麽一生无儿无女,就和你一起走,也好有个照应。”

就这么过了七日,柳烟儿终于知道了灵丹的所在,她吩咐庆喜,让他将装有桃花的香囊给了皇帝,并在一次写了书信给皇帝:“陛下,这桃花是当年我遇见陛下时所采摘,至于今日,已有10年了,愿陛下得此桃花,一愿,君长安,二愿,君长寿,三愿,得此比翼心相连。”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