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舔了那里水好多 姐想要你给我好不好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2月20日 来源:互联网 1973 次 收藏

聿宜默和私人医生谈论了一会儿谈知微的病情,重新换药之后就离开了,虽然她有一些问题需要亲自向谈知微求证,但是也不急在这一时,等她醒了再说吧。

谈母走进谈知微的房间,正准备给她润润嘴唇,却发现谈知微的眼睛倏然睁开,当她一脸惊喜,准备去叫医生的时候,谈知微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手腕处传来的沉重力道让谈母有一丝惊愕,“知微,你……”耳畔传来让她感到陌生的声音打断了她的话。

“妈妈,接下来请认真记住我说的每一句话。这些年,你逃避的人我见过了,你害怕的事早就发生了。不管你做什么企图隐藏我的踪迹,可是自从我出生的那一天起,我的命运就注定跟他们纠缠到一起。他们施舍给我一些东西,就想让我感恩戴德,从此以后老老实实听话?那他们的算盘就打错了,我偏要跟他们斗一斗,看看最后被选定的究竟是我还是那个草包郕慕之!

你也不用太担心,既然我决定违背他们的意思行动,自然有我的把握。不是我选中了聿宜默,而是命运让她出现。你应该知道五大家族的渊源,郕家势微,攀附垕家而存。那我,就选择跟随五家之首的聿家与之抗衡。聿垕两家素有世仇,五家风云再起,我倒要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谈母望着病床上的女儿,真的感觉不认识她了,那个谨小慎微、平凡无奇的谈知微不见了,眼前的人目光坚定、胸有沟壑,她目光所及之处已经不是自己能够到达的地方了。谈母心下喟叹一番,轻抚谈知微的手背,用母女间特有的默契告诉女儿,“自此,她会支持她所有的决定,她会站在她身后,看她如何与那群人争斗到底。”

聿宜默没有去学校,而是转头回了半岛别墅。出门看见那群反省中的保镖时,聿宜默有种强烈的感觉,她一定遗漏了什么关键的信息,与制造意外的人无关,但是却无形中帮助了那个人。在得知如果不是因为治疗及时,谈知微可能会因为这次针对她的意外丧命的时候,聿宜默有种想踏平晴空学院的冲动。

在谈知微床前,聿宜默闭着眼睛仔细整理了自己来到夷陵市之后的回忆,每个人,每件事,一帧帧图像在聿宜默头脑中重演着。终于,聿宜默睁开眼,“竟然是他!”

聿宜默记得谈知微曾经提醒过她,“一个星期过了,要小心”,当时,她并没有把这句话放在心上,也是对自己家保镖的放心,可是现在想来,这两天接连有人找她麻烦,还差点遇险,难道真的跟“一个星期”有关?这么多人都知道的事,甚至连跟她一起刚入校的谈知微都知道,他会不知道?柏云野又莫名其妙消失了这几天,音讯全无,是有意还是无意?看来这家人还真是有故事啊。

保镖队长望着神色肃然的聿宜默,不敢有半点迟疑,详细叙述了那天的情形:我们在保卫处报备之后就进入晴空学院,保证您在我们保护范围之类,可是您进入体育馆之后,我们被校内保安拒绝进入,所以根据定位确保您的位置后,我们一直在外等待。课程中间,我们在外面观察过您的情况,虽然定位显示仍然在一层,却没有发现您的踪迹,于是准备潜进去寻找您,却在中途遭遇一群人阻拦,我们转移到树林缠斗了很久,直到他们突然收手撤离,我们没有恋战,返回体育馆,就发现您已经受伤昏倒了。

聿宜默思忖,偷完手机不关机,特意给保镖制造她在上课的假象,以此拖延她被发现的时间,又派人阻止保镖进去找人,原来害人这么麻烦,亏她被关在更衣室还在想对方会不会有别的花招,算了,这种人的心思猜不透,也懒得去猜。

聿宜默像没事人一样走进了晴空学院,心情却没有之前那么愉悦了,呆了这么几天,却没有一点好的回忆,净是在和一些无聊的人作斗争了。不知道这两天不在学校又传出了什么流言蜚语,路上的人一看见聿宜默就唯恐避之不及,有些许女生看了她一眼就吓红了双眼,下一秒不会躲到哪里哭去了吧!

刚过一个转角,聿宜默就被一股大力拉近暗处,顾不上肩膀的力道,聿宜默就想用防身术拉开和对方的距离,没想到一朝被制服,耳边传来某位少爷急切的声音:

“是我,柏云野。”

聿宜默没好气地说:“知道了,松开,我手疼。”

柏云野连忙放开聿宜默,道歉的时候却发现聿宜默手腕缠着厚厚的绷带,不禁加重语气问道:

“你的手怎么回事?”

聿宜默淡淡回答道:“小伤,不碍事儿,不过大少爷肯为我操这份心,真是难为您了。”

柏云野想想学校刚出的事,又看到聿宜默受的伤,顿时后悔不该离开去办那些破事。自己是聿宜默在这个学校认识的第一个人,却在她最委屈的时候没能帮到她,心下十分愧疚。

聿宜默一见到柏云野就自动开启斗嘴模式,可是没想到柏云野今天有点不对劲啊,听着她句句带刺的话还不回怼,还一脸苦瓜样。

“你怎么了,今天有点不对劲啊?”

“对不起,我这几天出去办事,让你一个人在学校,被别人欺负了。”

“又不是你做的,道什么歉。”

聿宜默见柏云野还是没有好转的迹象,就半开玩笑地说:“别内疚了,要是真觉得对不起我,就帮我抓住这只搞事的小鬼!”

柏云野一听,立马就来劲儿了,信誓旦旦地答应下了。聿宜默省略了谈知微那一部分,只说是自己逞能想早点出去,慌不择路才受了伤,其他都老老实实交代了。没想到柏云野也没有太在乎细节,只是,听完愣了几秒,捏住聿宜默的肩膀问道:

“那这么说,视频里面不是你?”

“什么视频?”这次轮到聿宜默懵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