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了我不要了快出来 书桌下妈妈

小榄小榄 2020年03月30日 来源:互联网 1283 次 收藏

尾声去婆家

发生这样的事,对南宫星的打击很大,从事发现场回家到现在,她没再流过泪,也没发过一言。南宫月、欧阳莺只有干着急。

张兰和南宫瑶哭人泪,南宫星也没有任何表情。

陈华回到警局,把事情安排妥当。他担心两个主犯破罐子破摔,就来找南宫月和欧阳莺商量,如何收拾他们。

知道事情紧急,让张兰去看住南宫星,几人连忙出发。

南宫月和欧阳莺坐飞机,去擒令狐纵。陈华带着南宫瑶去擒近一点的上官横。

经过一阵恶战,令狐纵和上官横重伤被活捉。

回到警局后,南宫月告诉陈华,不想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任何事,不想知道关于案件的任务消息。再惊天动地,也不要去告诉她。

午后,南宫月把南宫星照顾入睡后,一个人开着车子,中途买了束花,来到张哲墓前。

南宫月把花放下,擦拭下张哲的相片,起身望着墓碑发呆。

很久很久以后,眼神中的那一抹淡淡的忧伤,慢慢消散,南宫月朝墓碑深深鞠了一躬。

“张哲,再见。”脸上露浮现一丝不易发现的笑容,南宫月轻声道。

婚期将近,婚柬已经送完,南宫家族上上下下,欢呼不已,大张旗鼓地准备接下来的事。

虽然假结婚是为了行正义之事,但若是取消了,天晓得,武林同道会说出什么样闲言碎语。

眼见南宫月就要给家族带来第二个笑话,而且这个更重磅。

南宫仁天天躲在练功房习武,好些年没有这样勤快了。

南宫德在书房处理公事,已经连续好几天了。文件很可怜,被主人翻来覆去折磨了几十遍。文件的右下角,已经被他的口水浸泡过度,快要与主体分道扬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了。

赵秀云的嘴,从婚期定立时起,就被笑脸拉开,一直没有合拢过。

欧阳莺想,要是婚礼能正常进行,就去大吃一顿。要是取消了,能省下不少分子钱。

南宫月才没有心情去管这种事,与南宫一起瑶,大部分时间都陪着南宫星。

李娴一大早,给老板请了个假,说是要去医院照顾儿子。

李娴提着新包包,走到医院询问江山的情况。

“我儿子什么时候能出院?”

“还要些时子,还有一些轻伤没有痊愈。”

“这可怎么办,再过几天,他就要当新郎官了。”

“当新郎啊,这些伤是不会影响他的。今天都可以去当了,只要别太蹦跳就行。”

“谢谢你啊,医生,我这就去看我儿子。”

李娴大喜着跑去江山病房,刚到门口,就看见他在床上玩着手机,好像还很投入的样子,直接就把新包包扔了过去。

李娴的新包包,大有来头。她想着,以后陪儿媳上街购物啊,见其他亲朋好友啊,总不能太寒酸,就到老公那里骗了不少钱,买了个今年流行的限量版。

但是,等南宫月过门了,再拿出来用,是不是有点太做作。就先使用一下,南宫月过门后,那时,看起来有点旧,就不会发生这样的问题了。

“你这臭小子,心这么宽,你这是要急死我吗?”李娴大声骂道。

江山玩得太入神,包包扔过来,吓了一大跳,差点把手机抛出自己的控制范围。

“妈,有什么天大的事啊,用得着大呼小叫吗?”江山气道。

李娴大步跨到病床过,先拎起新包包,再捏住江山的耳朵,扭了一大圈。

“什么天大的事,再过几天就要当新郎了,不想着去做准备,却躲在这里打游戏。”李娴咬牙大叫道。

“痛痛痛,妈,你轻点。”江山苦道。

李娴放开江山的耳朵,抓起他的手机,扔向窗外。“啪”的一响,手机应该没救了。

“我让你玩游戏。”李娴大声喝道。

“妈,我总不能贴着一脸的创可贴,去迎娶她吧。”江山赔笑道,“要不?往后延一延,说不定还能找到个更好的日子。”

李娴伸手就往江山头上一巴掌。

“改,改个球,快滚起来。”李娴大声骂道。

“妈,你文明点,怎么说脏话。”江山皱眉道。

“是妈太急啦。你有多久没见过人家女孩子啦?赶快起来,妈陪你去买一身新衣服。”李娴笑道。

话毕,根本不管江山答应与否,先把他的被子卷起来,扔到另一个病床上。

江山无奈,只好穿上衣服,和李娴一起去买新衣服。

李娴让江山换上新衣服,自己带着旧衣服回家,让他滚去见儿媳。

江山不知道该怎样办,打算先去结束卧底任务,混混时间先。

江山来到警局。与李栋材一起来到他的办公室。

“请坐。”李栋材笑道。

“谢谢李队。你就别装了,把好事宣布了吧,嘿嘿。”江山笑道。

“首先恭喜你成功完成任务。”李栋材笑道。

“能不能说些重点,李队。”江山笑道。

“去刑警的事,已经办好了,再做一些简单的材料移交,你就可以过去了。”李栋材道。

“嘿嘿嘿,多谢李队帮忙。”江山笑道。

“经历这么多,还是这样,没个正形,到了刑警队,不可以再这样吊儿郎当了。”李栋材笑道。

“是的,李队,不会给咱队丢脸的。”江山站了起来敬礼,笑道。

“好,好,好,你坐下,别装了。”李栋材道。

“嘿嘿嘿。”江山笑而不语。

“我是把你送出去了,被退货回来,我可不要。”李栋材笑道。

“怎么可能嘛。不会发生这种事的。”江山挑眉道。

“好好干。”李栋材道。

“保证完成任务。”江山突然高声道。

“好啦,该干嘛干嘛去。”李栋材皱眉道。

“那我走啦,要是舍不得,记得常去看我哦,警察叔叔。”江山笑道。

“滚犊子。”李栋材笑骂道。

江山出警局后,实在找不到地方混,不知不觉中,来到了“南宫闲居。

江山踱来踱去,想了半天,硬着头皮去找南宫月了。

江山进门,好多人啊,赵秀云、张兰、欧阳莺、南宫月、南宫星和南宫瑶。本来想好了许多话,一看那么多人在,又把话咽了回去。

南宫瑶乱挥双手,在南宫月身上比划着。

“啊哈,啊呀,降,龙,十八掌,啊啪,阿啪,啪啪啪,九,阴,白,骨。”南宫瑶怪声道。

“爪你妹啊,给老娘滚开!”南宫月气道。

“妈妈,你怎么又说脏话。”南宫瑶不满道。

“再过二十年,你要是不是说脏话,再来教训我吧。”南宫月笑道。

“大家都在啊,这么热闹。”江山笑道。

“哥哥,你伤好啦。”南宫瑶最先接话,乐道。

“江山,快过来坐。”赵秀云喜道。

江山快步走过去,原着脸皮,倒了一杯水,坐了下来。

眼巴巴地瞧着她们笑谈,江山却抽不上话,只能做些陪笑、接话、倒水等跑龙套的活。

江山像只春天的猫,谁都看出来了。赵秀云和张兰说要去准备午餐,南宫星和欧阳莺要去楼上试新衣服,几人离开了,

多年媳妇总算熬成婆,江山抓住机会。来到南宫瑶身边坐下,打算曲线救国。

“瑶瑶,想去哥哥家玩吗?”江山道。

“嗯,不太想去,一定不好玩。”南宫瑶随口道。

“你怎么知道不好玩呢?”江山道。

“妈妈们说,你是个没情趣的人,当然不好玩。”南宫瑶道。

“切,别听她们糊说。你想玩什么,哥哥给你准备。”江山气道。

“不去。哎呀,哥哥,你能不能不要打扰我看动画片。”南宫瑶道。

江山眼见小孩子也不好对付,又担心几人一下回来,决定弯道超车,直接去找主角。

“南宫月,我,我想请你和瑶瑶去我们家吃午饭。”江山结巴道。

“去做什么,不想去。”南宫月道。

“这不婚期要到了么,我老妈想听听你的意思,需要些什么。”江山道。

“什么婚期?这不是假的吗?你没和你老妈说?”南宫月大声道。

“什么假的,我家婚柬都发出去了,这个责,你要负到底。”江山耍起懒皮,皱眉道。

南宫月真想骂人,欧阳莺和南宫星回来了。

“第一见到这样求婚的。”欧阳莺笑道。

“滚滚滚,滚远一点。”南宫月骂道。

“我不管,反正结婚那天,我就开着婚车来这里接你。”江山道。

“你打算用抢吗?新郎官。”欧阳莺道。

“抢个漂亮老婆去压寨,有什么不可以。”江山笑道。

“玛的,再糊说,老娘一掌结果了你。”南宫月大声骂道。

“南宫月,这个事情,你真得表个态的。”江山道。

“问我妹妹,我的事情,她作主。”南宫月道。

“小姨子,帮帮我。”江山求道。

“听我姐说,你妈连牵过手的女孩,都排除在外,我姐还有瑶瑶,你怎么和她交待。”南宫星道。

“瑶瑶这么可爱,只要叫一声奶奶,她的心肯定就碎了,那会去计较。”江山道。

“你老妈要是不答应呢?”南宫星道。

“娶你姐的是我,又不是她,她作不了主的。”江山道。

“你老妈要是和你硬抗,用死来威胁你呢?”南宫星道。

“那我先死给她看。”江山正言道。

“好吧,你们的婚事,我同意啦。”南宫星笑道。

“你妹妹同意啦,你去我家吧,南宫月。”江山道。

“我不去。”南宫月慌道。

“你是不好意思见未来婆婆,才不敢去的吧。”江山眼睛一转,计上心头,笑道。

“老娘怕过什么,去就去。”南宫月说完后,有些脸红。

“行,你厉害。”江山竖起大拇指。

南宫月中计,心中不服,踢了江山一脚,他当作没发生过,拍了拍新裤子上的灰,了事。

江山与赵秀云和张兰打了招呼,请她们去家做客,两人推辞了。

“你们俩去吗?”江山问南宫星和欧阳莺。

南宫星正想说不去。

“我们俩当然要去啊,怎么会不去呢,有免费的午餐哎。”欧阳莺抢先答话,笑道。

几人笑聊着来到停车场。

“南宫月,你这么容易就答应了,让我心里很不踏实,能告诉我是因为什么吗?”江山有些好奇。

“因为你的长相。”南宫月道。

“是吗?我也没少照镜子,没发现我的吸引力有多强啊。”江山茫然道。

“哥哥,你真是会臭美,我这女孩子也没经常照镜子。”南宫瑶笑道。

“谁告诉你,我是因为你长的好看,才去的。”南宫月皱眉道。

“那?”江山奇道。

“那是因为你长的不咋地,才让我有机会看到你的内心。”南宫月笑道。

江山的脸,一下子黑了不少。

“莺姐,这人太不靠谱了。等会你去试试他老妈,看看,是不是和这个死狗仔一个德性。”南宫月笑道。

“这点小事,没问题,包在我身上。”欧阳莺笑道。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