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袁家霸业 尼姑庵里的男保安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5月05日 来源:互联网 951 次 收藏

如斯想着,韩正风浑厚的声音终于进入了正题:“好了,老子向来是个百无禁忌的人,但眼睛却也没有瞎,你们为人做事,最好先想清楚,再动手去做。你们这群菜鸟,老子打眼一看,就知道比其他几个班,的确差了很多,老子今天就将玄虚引气决第一层的心法传授给你们,回去之后,须得勤加修炼,笨鸟就得先飞。”

他这一席话,自然打击了众人那原本高傲的心态,再一次成功的到了众人的仇恨。从四万人中,才选了两千人,他们都幸运的成为了两千分之一,自然个个都是鼻孔朝天,意气风发的存在,被人这样打击,心里自然不高兴。

但关于五班最差的传言,众人却都有耳闻,一个个更是卯足了劲,只等着一月之后的五院大比,大展身手,将五院最弱的名头拿下去。

看着众人愤愤不平的样子,弥勒佛脸上闪过一丝奸计得逞的怪笑,随即开始一本正经的教授起来。他虽然说起话来一口一个老子,一口一个小兔崽子的,但教起学生来,却极为耐心,直到众人都学会了之后,他这才起身大摇大摆的离开。

下课之后,在辅助教习的引领下,众位新生陆陆续续住进了宗门第二区域的宿舍中。

位于宗门第二区域的新生宿舍,与前山金碧辉煌的客舍截然相反,倒有几分出尘的清新气质,每个房间都由年代久远的青色石块打造而成,上面密密麻麻的刻录着玄奥的铭文,植被假山之流几乎是前山的两倍以上,绿化面积空前绝后,虽然住了两千人,但却让人感觉不到丝毫的拥挤,给人一种扑面而来的清爽之感。

柳筱筱被分配在了八号院落一号房间,每个院落有三处房间,柳筱筱的一号房间,是其中最大的一间。

她正待推门而入,身后不远处却传来了一句极为骄傲的女声:“这是什么破地方,竟然让本小姐住偏房。”

柳筱筱侧眸望去,却是一位看起来仅有十八九岁的红衣少女,白皙的肌肤如冬日的第一场雪,宽大的长衫却挡不住她那丰盈婀娜的身姿。精致的五官写满了倨傲,与柳筱筱对视的那一瞬,她的眸中,竟是闪过一丝欣喜。

“哎,说你呢,把你的一号房间让给我住,你住我这里来。”她极为嚣张的说道,甚至于称谓都没了,一脸的倨傲,倒像是位高高在上的公主,在看一个可怜的叫花子一般。

柳筱筱不屑的冷笑一声,并不答话。

那少女见柳筱筱如此姿态,怒从心头起,好看的两腮高高的鼓起,一副极为生气的样子,丰盈的身姿三两个闪烁,便来到了柳筱筱近前。

柳筱筱心头一惊,这位看似大公鸡般骄傲的少女,竟然还有这一手,倒让人刮目相看了。

却在柳筱筱震惊的同时,高傲少女伸出水葱般白皙的手掌,呼的一巴掌眼看就要朝着她绝世的容颜碾压而来。

柳筱筱不疾不徐的微微侧身,少女一巴掌落空,愈发狂暴起来,口中念念有词,不一会,一柄精钢长剑出现在她手中,她毫不顾忌的朝着柳筱筱的前胸大刺刺的一剑袭来。

柳筱筱正欲发作,眼前华光一闪,一抹紫色的身形出现在他身前,难言的安心扑面而来。

只听得啪的一声重物落地的声响,那少女如同断了线的纸鸢飞出了五六米的距离,撞击在八号院落实木的大门上,然后又是一声轻微的声响,她丰盈的身姿再度从木门上掉落在地上。

她狼狈的抬眸,正对上无名一双犹如玄冰般冰凉的眸子,她那极度慌乱,极度愤怒的脸庞竟是在这一个不经意的对视之间,浮上了一层少女娇羞的殷红。

然而,却在这抹殷红还未散去之时,八号院落的大门再次被人从外面打开,少女将将勉强站立的身形,被实木大门再度撞击,整个人如同馅饼般被挤压在门后。

推门而入之人,却是一个身着白色长衫的小生,柳筱筱脑中一道闪电而过,这小生倒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但这一时之间,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少女终于挣扎着从门缝中挤了出来,一张精致的容颜凌乱不堪的写满了愤怒与羞涩。

白衫小生有些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却并不以为意,他身后牵着一位看起来年仅十六七岁的红衣少女,二人款款来到柳筱筱近前,微微施礼道:“参见柳师叔、无名师叔!”

话音未落,八号院落大门前那几乎疯魔的少女,一张乱七八糟的脸像是吃了一只死苍蝇一样难看,嘴里念念有词道:“师叔… …师叔?难道这两个人,啊!这两个人竟然是… …竟然是圣尊院长亲自选中的那两个人?”

她丰盈的身形将将站好,却又像是被雷劈了似的,整个瘫软在地上。

柳筱筱并不看她,只自顾自的从无名宽广的后背中探出半个脑袋,道:“原来是你啊,你怎么会来这里的?”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她终于想起来,原来眼下这位极为眼熟的小生,就是当初在第二练武场替她解围的那个少年。

在这个陌生的华都学府中,柳筱筱认识的人并不多,真心对她的,就更少了。虽然与这位白衫小生,仅有两面之缘,但女人的第六感告诉柳筱筱,这个白衫小生,对她并不恶意。

好不容易见到一个相熟的人,她心情自然好了许多。

白衫小生貌似有些受宠若惊,连忙再行一礼道:“难得柳师叔还记得弟子。”说罢,他将身后的红衣少女让到身旁,极为恭敬道:“这是弟子的小妹赵月芯,今年将将拜入华都学府的,她住八号院落三号房间,往后的日子,还望师叔多多关照。”

“参见柳师叔!”名叫赵月芯的小丫头,生得如同小家碧玉般,小鼻子小眼睛小脸蛋,静静站立的身子犹如弱柳扶风般,说话的声音怯生生的,让人平白生出一抹难言的疼爱之意。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