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不在日妈妈 孽海情痴录txt

八卦小王八卦小王 2020年06月24日 来源:互联网 1133 次 收藏

昨夜的一场大暴雨来得突然,S市气象局也是始料未及。

迟耿耿起床就开了电视,刚切到早间新闻就听见主播正在播报S市的暴雨灾害;暴雨?不看新闻她还真不知道,昨晚她睡得实在是有些沉,竟然什么都不知道。迟耿耿边下床边用手随意的理着头发,继而拉开两层厚的窗帘,外面的雨虽是停了,但楼下拦腰而折的几棵树以及远处半吊的广告牌,无一不在印证着昨晚的狂风暴雨。

接到叶月的电话的时候迟耿耿刚从浴室里出来,“你这电话打得真是时候。”

“起来了?那正好,我告诉你啊,广告全换成室内拍了,昨天这雨下得把搭好的外景全毁了,他们那边的boss催得紧,赶紧收拾一下,我派司机去接你。”

“这么严重吗?”皱了皱眉,又说:“半个小时就好,马上来。”

“嗯好,那就先这样,挂了。”

挂了电话迟耿耿迅速吹干头发,简单的化了个妆,下来的时候司机已经把车停在了酒店侧门。

“刘哥等久了吧。”迟耿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坐上车系好了安全带,拿出护颈套在脖子上。

“我也是刚来,车子只停了不到一分钟。”刘哥人略胖,笑起来的时候显得格外慈善。

“那就好。”她没耐心,不喜欢等人,感同身受的也不喜欢被人等。

司机刘哥从后视镜看她一眼,说:“我干司机很多年了,也给很多其他明星大腕当过司机,说实话,很少有像你这么准时,脾气又好的,有时候等那些迟到的一等就是几个小时,唉。”

“谋生不易,多一份体谅罢了。”

“人人都像你这样想多好,我给你讲啊,有一年…..”司机刘哥觉得自己能被迟耿耿这种明星理解太难得了,于是越讲越起劲儿,回头的频率也越来越高,丝毫未注意到前方路上少了井盖。

迟耿耿醒来的时候有些茫然,自己不是在拍广告的路上吗?怎么这会儿却躺在床上了,她闭起眼睛拼命的开始回忆。

“嘶。”头疼,她的头太疼了。

“耿耿!你醒了?!医生,快过来。”叶月满脸担忧,眼睛也红肿着,“你吓死我了…”

“我…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叶月正要回答她时,医生已经走了过来,“医生,你快再给她查查。”

“不用担心,就是轻微的撞到了头部,”医生又用灯照了照迟耿耿的眼睛,仔细看了几遍,说:“醒了就说明没事了,不会有什么后遗症的,要是实在不放心,留院休息观察几天。”

瞅着迟耿耿,叶月又是一副要哭的样子,说:“还好没什么大事,不然我怎么交代。也不知道司机是怎么回事,井盖没了那么大的坑他看不见吗?就那么往上开,追尾3辆车,我看他怎么赔。”

“追尾?”

“对啊,那司机真是太不靠谱了。”

被叶月这么一说,迟耿耿才想起来闭眼前那猛的一下撞击,是她大意了,不该没拦住和她闲聊的司机。

“这事儿也怪我,我赔。”迟耿耿给叶月大致讲了当时发生的事情。

“哼,那你给John说,我可不管。”

被她这么一提,这才想起John几天前就已经回美国了,现在怕是不知道这里的情况。迟耿耿闭起眼,“头又晕起来了,我再睡会儿。”

叶月:“.….”

想着她是个刚醒的病人,叶月懒得和她计较,拨了电话,她和摄制组几句话交代了情,“那真是抱歉,拍摄只能延期到一周后了,嗯,好,谢谢您的理解。”

“不用,后天就去拍。”迟耿耿闷闷的说。

“您稍等几分钟可以吗?我这里出了点小问题,稍后打给您。”叶月挂了电话,带着几分恼意望向躺在床上的人,“你不要命了?就不能在医院休息几天呢,万一有什么后遗症是那个医生看不出来的呢?”

“阿月。”迟耿耿叫她,声音平静,“我想快点离开S市。”

“为什么?”

“我想喝水。”

叶月走到她床前,摇起病床,倒了杯水递给她。

迟耿耿抿了一口,然后就一直盯着端在手里的玻璃杯,:“在英国,那次你问我为什么突然失联了,其实我骗了你,我的家里出了很大很大的事。”见她就床边坐下,接着又说:“那年暑假我也是早早回国后,就和爷爷来了S市,你知道吗?当我在吴家玩的不亦乐乎的时候,我妈妈出轨被爸爸知道了,三个人,就那么活活烧死了。我一直知道他们感情不如前,但是我…我没想到会发生那种事情。”迟耿耿至今都记得她赶回G市时自己的心情,悔恨、悲痛、崩溃,多年后的无数深夜,每每想起,她都没办法不去责怪自己,如果当时,她没有来S市,会不会一切都不一样呢?

“耿耿…你…”

“你让我说完。”杯中的水几近见底,“爷爷..最疼我的爷爷,受不了打击,当晚就住院了,然后…走了。等到我大伯父料理完后事没多久,我就一个人回了美国。”

叶月听完,倍感震惊,也不知道怎么才能安慰她,搂过她的肩膀,轻拍着,说:“耿耿,想哭的话就哭吧,哭出来会好受些。”

迟耿耿摇摇头。

叶月的手忽然一顿,问:“那,吴夫西呢?他没陪着你吗?”她记得以前自己就常听见耿耿在她耳边念叨这个人,也知道耿耿与他相互爱慕,可是两人分别的几年间,她在电视八卦上听到的都是其他男人的名字,这次重逢也再未听她提起过,分分合合,她倒也能理解;不过,按耿耿说的这个时间算,吴夫西当时应该是在她身边啊。

“他?”呵,迟耿耿嘲讽一笑,“出轨,我们分手了。”

“出轨?”

迟耿耿嗯了一声:“就后天拍吧。”

叶月心下了然,告诉她自己会尽快去安排。

迟耿耿的病房被粉丝包围发生在第二天中午,那会儿正在玩平板的她被越来大的吵闹声给吸引的抬起了头。

外面不知何时围起了不少的手持相机的粉丝,纵使她脾气再好,也受不了这样被窥探。

“保镖来了,你先待里面。”叶月说完转身出了病房门,“谢谢各位对耿耿的关心,这是耿耿让我送给大家的签名照,她的身体现在是没有什么问题了,但这里毕竟是医院,其他很多病人都需要休息,大家收下了就离开吧。你们也知道,这种围追堵截很容易被别家拿来做文章,所以,麻烦各位尽快离开。”说完,叶月向他们鞠了一躬。

粉丝收了东西,又被叶月这么一点,也就很快离开了。

被这个小插曲打乱原本离院时间的迟耿耿坐在长椅上百无聊赖的等着叶月,粉丝们走了没多久,叶月就跑去给她办离院手续了;她看了看站在自己两侧的保镖,都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样。

唉,迟耿耿心里一阵哀嚎。

看来摔坏手机无聊到极致的自己只能靠打量医院四周的人来消磨时光了。

带孩子看病的,陪老人就医的,一个人打吊瓶的….形形色色的人群中一男一女的身影引得她停住了自己的视线。

迟耿耿也是没想到自己临到要走了会遇到吴夫西,他还是一身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唯一与上次见他不同的就是,身边的女人不是沈月了。

这是换人了?

她看得有些烦躁,心里的酸意不断涌出。

站在楼下的吴夫西似是察觉到了背后灼人的目光,一回头就看见迟耿耿皱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盯着她。

顾不得去想为什么,他抬脚就准备上楼。

明白他意图的迟耿耿顿时站起身,底声告诉保镖那个正在上来的人是自己的狂热粉,他们需要马上离开。

保镖一听,马上打起十二分精神,把迟耿耿护在身前,向外走去。

办完离续的叶月恰好和他们撞了个满怀,“怎么了这是?”她往保镖身后瞅了两眼,“遇见鬼了?”

“走吧,先走。”迟耿耿不由分说地拉起叶月往外走,“吴夫西在后面。”

叶月噗嗤一笑,说:“在就在呗,你这么慌,怎么了?怕见到他?放不下他?”

自己的心思被看穿,迟耿耿觉得没面子极了,语气也变得冷冰冰,“随你怎么说。”

这次的广告,迟耿耿是和国内人气男星胡启迪一起合作拍摄,两人虽是初次见面,但好在双方都是敬业严谨的人,短暂的磨合之后就进入了状态,使得这次的拍摄进行的格外顺利,下午四点多拍摄就全部结束了。

一上保姆车,叶月就笑嘻嘻的把她看着,还故作神秘状地告诉自己有一个爆炸性的大惊喜,“我不猜。”

“算了算了,我憋不住了,刚刚,不对,就在几分钟前,GYM公布了年度最佳专辑的入围者,你!迟耿耿!又一次!入围了!”叶月一直盯着她的表情变化,接着又慢吞吞的补了一句,“而且…..你,还是今年的开场嘉宾!!!”

“OMG..”年度最佳专辑是GYM最权威含金量最高的一个奖项,并且被提名者又是开场表演嘉宾一度被大众默认为是要获奖的前兆,也就是说…她这次很有可能能拿奖了?

迟耿耿兴奋地说不出话来,小时候在受父母的原因在美国生活,异乡的乡村乐陪伴了她的童年,那时候她也参加过很多儿童音乐比赛,可以说,音乐早就在心里种下了根。这么多年来,她都在坚持写歌,深知创作才是一个歌手的灵魂。

她看着窗外背着吉他骑着自行车的女孩,忽然想起15岁的自己正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参加了一次全美音乐比赛,正是那次的尝试,她被星探发掘,机会就此来临。

长达十几年的苦练打磨,迟耿耿觉得自己已经准备好了,18岁便找唱片公司发了自己的第一张专辑,5倍白金唱片,对于当时的她来说已经算的上是大获全胜。

回忆至此,迟耿耿不得不感叹曾经吴夫西教她“满招损,谦得益”这句话是多么有先见之明。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八卦小王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