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护士女友小说 在女身上运动一夜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6月24日 来源:互联网 982 次 收藏

妖闻卷:雪雕

雪雕,“青”之妖,性忠傲,型似巨大白鸟,喙尖而爪利,善飞行。古有见雪雕者,以雪山鸟神敬之,后有冬山贼子窃其雏,三日内冬山冰雪大作而贼人碎尸于银霜之中,复不见雪雕。

------------------------------------------------------------------------------------

虽然这不是第一次见告天了,但席如衣还是有些兴奋又紧张地趴在告天背上,他浓密而又温暖的羽毛如同上好的雪白毯子,保护着如衣在高空中也感受不到太多的寒意。告天在空中便不怎么振翅,一直张开他宽广的双翅借着气流滑翔。

“付爷爷,告天会一路带我们到狮心城吗?”如衣转身看了看付老,老人此时盘腿坐着,听了她的问话笑了起来。

“当然不会,这儿到狮心城太远了,告天今天会把我们送到营城,我们今天在那下榻。”付老想了想,朝如衣招手,“来,趁现在让爷爷看看你这丫头的修行怎么样了。”

“这里吗?我们可是在天上啊!”如衣吃了一惊。

“不用实战,只用把灵现术使出来就行。”付老一只手平举,掌心正对席如衣,“来,第一招。”

席如衣点点头,平举双手闭眼运气,深呼吸一下后,猛地睁开双眼,“虎咬!”

一声猛兽咆哮骤然吼出,同时席如衣双手亮起金色的闪光,这就是具象化了的灵气。不停跳动的金色灵气在她双掌处各化成一个虎头的形状。

灵现术,虎咬,是一种通过灵气借用虎妖的妖力,增加近身□□战斗力的招式。付老似乎对席如衣施展的虎咬还算满意,点了点头,双手一撑,一道青色的气流在老人双手间形成了一块石碑的形状,显然,这也是灵现术的一种。

“来,看看你能不能打破。”

席如衣点点头,双手略微收回,然后合掌猛地向前一推,虎头狠狠地低吼一声,撞击在那青色的气流之上,发出一声闷响。

“差点意思,想想该怎么办。”付老笑意未改。

“好办。”席如衣想了想,调整呼吸,“付爷爷,我可以在这里用炎雀息吗?”

“但用无妨。”付老点了点头,又鼓了一口气,双手间的灵力涨了许多,青色气流也更加厚重。

席如衣闭眼,少顷,她双手间燃起了一朵红色火光,如衣开口:

“炎树,怒羽,雀息!”

红色火光暴涨,烧遍了席如衣双手,被火焰覆盖着的虎头又吼叫了一声,伴随着一声尖锐的鸟鸣。

“爷爷,这可是我的杀手锏了。”

没等付老回话,席如衣合掌拍向他双手之间,火光和青色气流相撞,顿时激起一阵强风,付老面色认真,但仍带有笑意,自己亲手教出来的姑娘有这般实力,已经满足了自己的预期。这招虎咬配合炎雀息,虽然不至于打破自己的灵现术屏障,但仍有不俗的威力,看样子这丫头在红叶狩上不至于吃了谁的亏。

不枉我一番教诲,付老很开心。

席如衣也知道,自己这一击还差点火候,准备收势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是什么不对?

时间好像突然变慢了,席如衣盯着自己打出的双掌,现在她能清楚地观察和思考,但是自己的肢体动作突然变得极慢。

她看了看付老,付老似乎全然没有注意,维持着之前的动作,灵气在二人之间碰撞,对抗,之后散去,一切都突然变得极慢。

是什么不对?

席如衣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了,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她明白一件事。

是我变得快了?

是我的眼睛和脑子变快了?

她看着自己双掌上缠绕的火焰灵气,突然发现自己左右上的火焰灵气明显要比右手汹涌很多,顺着灵气往手上看的时候,席如衣在小臂上看到了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标记。

那是一个圆,圆内是某种东西的爪印,爪印两旁刻着不认识的奇异符文。

这是什么东西?哪里来的?

还未来得及思考,席如衣耳内突然一懵,接着她听到一个声音,似乎从自己体内传来。

“我还活着?”

一个男人,这是谁的声音?从哪里传来的?为什么听起来比在我耳边还要更近?

“我居然还活着……这我可没想到。”

你是谁?席如衣发现自己的身体全都变慢了,连张口说话都做不到,她很想这么问,但是只能目前只能想。

“我?你又是谁?”

他知道我在想什么?

“什么叫知道你在想什么,你问我的啊。”那个声音又响起来,“在打架吗?我来!”

还未来得及思考,席如衣一阵眩晕,紧接着她突然觉得周身一热,一股极其强大的灵气冲击着她的头顶,差一点就昏了过去,忍不住闭上了双眼。

席如衣睁开了眼睛。

她平日乌黑透亮的眼睛此刻变成了火红色,整个人的神情也与之前截然不同,她面前的付老看了,心里一惊,还未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席如衣开口咏唱,她的声调变得十分不同,听起来自信,有力,熟练,甚至有些狂妄。

“炎树,烧尽枯树之怒,于死灰间复燃之羽,火的歌跳跃在空城之上,山岳,河川,爆燃而后蒸发,皆成灰烬,通灵,别炎台!”

通灵咒文的冗长程度,和妖的强度大多一致。以席如衣这样会几招灵现术的灵力,没有可能会通过这样的咒文通灵出对应的妖。

应该是这样才对,虽然不清楚怎么了,但应该不会出什么乱子,这孩子别是魔怔了,付老心一沉,伸手想抓住席如衣。突然本来平稳飞行的告天把背一震,似乎在警告主人小心,告天不再向前直冲,而是迅速减速,用力鼓动起了双翼。几乎在同时,付老突然察觉到面前的席如衣身上爆发出极高的灵力,出于战斗一生的本能,他迅速双手护住胸口,大喝一声“云来!”身上腾起的青绿色灵气迅速护住他的身体。付万松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做,但是多年的经验告诉他一件事。

不这么做,会死!

就在同时,一声尖锐沙哑的鸦鸣震天响动,以席如衣为中心,强大的气流差点将付老掀翻,伴随气流而来的是极致的高温,干燥,这股狂风中都夹杂着烧焦的气息。席如衣身上的衣物翻腾,边缘处甚至亮起了些许暗红色的火星。鸦鸣并未停下,席如衣双手本来的金色虎咬灵气被完全冲散,接着是从双手燃起的红黑色火焰包裹了她全身,火焰乘着狂风爆开,一只红色巨鸟从黑色的燃烧云团中冲出,这鸟极大,甚至与告天不相上下,周身红色的羽毛缓缓落下燃成灰烬,同时新生的火苗烧成了羽毛的形状,长长的尾羽拖着一团不散的浓烟,黑色的焦烟中不时飘散出温度极高的火星,一直响彻的沙哑鸦鸣终于停了下来。

极美。

回过神来的付老看着空中凭空出现的火焰巨鸟,周身护身的灵气已有些残破。

这是什么妖?为何现世的余波都能把我伤成这样?

小姐呢!小姐有没有事!震惊之后,付老急忙用目光找寻着席如衣的踪影,终于看到少女的位置。席如衣的身影飘在火焰巨鸟心脏处,还睁着眼睛,但似乎已经没有力气动弹,白净的脸上布满了漆黑的焦痕,微张的嘴唇也因为急速脱水而龟裂开来。

火焰巨鸟回首,盯着席如衣,少顷,张开了漆黑的喙:

“九木何在?”

“吾名,别炎台。”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