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网娇公主与莽驸马 越喊不要男朋友越用力

小榄小榄 2020年06月24日 来源:互联网 1363 次 收藏

百里夙夜散漫地走进来,一双暗夜般的眸子里仿佛空无一物,青丝垂落,侧颜美好得仿佛一碰即碎,妖孽无比,风华绝代。对跪在地上的人看都没看一眼。

皇上倒是有了笑意:“你怎么来了?”

这个冷冰冰的儿子一向喜怒莫测,平时求着他来听听朝政都不行,眼下竟然自己走进来了。

闻人雪汐的脸不由得飘上一朵绯红,云蒸霞蔚,煞是好看。

没想到这还能有个机会跟七殿下接触,款款福身,声音甜得发软:“七殿下。”

百里夙夜只是从她身边走过,一言不发。

闻人雪汐脸色白了一白,紧握着拳头,让自己冷静下来。

七殿下的这个性格全天下谁不知道。她安慰自己,也无须太过在意。

百里夙夜慵懒地坐下,目光才落到了大殿之上。

“夜儿,依你来看,这个案子当如何处理?”皇上含笑问道。

百里夙夜那双暗夜般的眸子散发出玩味的光芒,淡淡开口道:“闻人千绝不能洗脱自己的罪名,也没有证据指出她一定有罪。不如……”

唇边一抹弧度愈加深刻,淡淡吐出几个字:“这个案子就交给她去查就好了。”

闻人千绝抬头,眼睛一凛:什么?!

她没听错吧,这个案子交给她去查。

这不是给她找事呢么?

这个七殿下,到底是来救场的还是来捣乱的?

皇后也有点不自然,又问了一遍:“夜儿,你的意思是让她负责这个案子?”

“嗯。”他的目光玩味而深邃,直视着闻人千绝的眼睛:“她不是想自证清白么?”

大殿上的人都傻了。

不愧是七殿下啊,只有他才能想出这样的点子来!

皇上沉吟半晌,才缓慢开口道:“嫌犯去查案……就算查出了什么也恐怕难以服众。”

百里夙夜目光淡敛:“裴远歌最近无事。”

裴家的大少爷哪里是最近无事,干脆就被关禁闭了,盗了自家的秘籍,只因为打赌输给了七殿下,老爷子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终于决定给他点苦头尝尝。

闻人千绝嘴角一抽,开什么玩笑。

七殿下明明知道裴远歌恨她恨得要死,她确定了,这位绝不是来帮她的,跟是专门来给她找麻烦的。

皇上终于点了点头:“闻人千绝,裴远歌会辅助你查案。十五日,朕只给你十五日,若是期限过后你还没有查到真凶……”

后面的话皇上没有说。

在大局面前,闻人千绝的命对他来说微不足道,随时可以牺牲。

若是牺牲一个废物的命能挽回一个肱骨大臣的心,何乐而不为。

闻人千绝单膝跪地,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目光清澈如冰雪:“民女知道了。”

一旁的白盛落暗暗松了一口气。

闻人雪汐咬牙。

好,她就等十五日,不信这十五日之内,她真能查得出真凶。

因为秀女死了的缘故,选秀也暂停了,当天秀女们就被送回了家。

棠梨馆内很快空无一人。

闻人千绝一个人坐在院子当中,思考着遇到夏云柔以来的种种异样。她尸体的表情浮现在眼前,扭曲得可怖。那样的惊恐和惧怕,她到底是看到了什么。

夏云柔最希望的,就是自己变得更美。

反之,她最怕的也就是自己变丑了。

莫非……她临死前看到了衰老的自己?

身为一个妙龄少女,恐怕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能对心灵造成冲击的了。

远处的夕阳是橘红色,周围的云彩都染了几分红色,远远在天边的一片,十分美。

闻人千绝缓慢地吐出一口气,目光移到了天边,好久没有这样安静地看过火烧云了。她很享受一个人的美好时刻。

“说来说去,我到底是辅助谁查案啊?”

一个不识相的兴奋声音响起了。

闻人千绝回头,见裴远歌兴奋地跟守卫往这边走,在看到自己的一瞬,完全石化了……

然后裴大少爷颤抖地伸出手指,对着闻人千绝抖个不停:“别告诉我,是你。”

闻人千绝面无表情地点点头:“是我。”

“哦。”裴远歌脸上兴奋的表情都没了,一副不接受事实的样子,转身就走:“老子可能是没睡醒,老子要回家补眠了。”

他刚从紧闭中出来,以为有什么好事情找自己呢……

开什么玩笑!

让他堂堂裴家的大少爷辅助这个女人查案,到底是哪个遭雷劈的想出这么个主意!

仿佛是猜出了他的想法,身后传来了闻人千绝波澜不惊的声音:“是七殿下提议的。”

离去的身影顿住了。

裴远歌特别委屈地蹲下了身,俊逸白皙的面容哭丧着,说不出的郁闷。

是谁想的都有得商量,只是那人的提议,绝没有反悔的可能!

守卫特别同情地拍了拍裴大少爷的肩膀,离开了。

闻人千绝走到了夏云柔的房间门口,裴远歌来了,意味着她可以开工了,至于搭档的心情,她管不了那么多。

吱呀——

她推开房门,房间里的东西都安静地躺在自己原来的位置。

没人来过。

人才死了一天,屋子却像是尘封许久那样。

用来变美的东西……她向着梳妆台走去,先观察了东西放置的位置,然后小心地打开了一样一样东西。

胭脂、水粉,梳头发用的小木梳都是雕花的。

大家小姐用的每一样东西,都精致至极。

最后,她的目光停留在了一个紫檀木的小盒子上面。

一眼看出了珍贵的材料,却跟其他物件的极尽精致不同,很古朴。

表面的痕迹很光润,说明主人很喜欢它,经常抚摸。

闻人千绝唇边露出一抹笑,打开来看。笑意一淡,果然如此,里面,空空如也。

其他东西都没有问题,唯独这个小盒子值得深究。若她没有猜错,这里面原本放的,就是夏云柔的秘密。

只是,她死了之后,谁拿走了那个东西。

裴远歌的声音骤然在她耳边响起:“哎?我认识这个标记。”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进来了。

他的桃花眸一眨不眨地看着,伸出食指,优雅地点在了小盒子上面一个不起眼的记号上,颇有几分认真:“红颜坊的招牌就是这个标记。”

“哦?”闻人千绝抚摸过那个印刻的记号:“红颜坊是什么?”

裴远歌翻了个白眼,一副简直不敢相信的样子:“喂,你到底是不是女人啊?京城最具盛名的胭脂水粉铺子,你居然不知道?”

“裴公子不是女人,不也知道?”闻人千绝阖上了小盒子,抬眸反问。

“小爷那是心疼的女人多,总得知道一点。”裴远歌摸摸下巴,一脸得意洋洋,丝毫没有觉得丢脸。

说完见闻人千绝已经走出去了,立刻追了上去:“喂,我们现在去哪啊?”

闻人千绝头也不回:“验尸。”

夏云柔的尸体正被抬走,闻人千绝正好赶到地方:“停一下。”

几个抬着尸体的人不明所以,只能停住了。

闻人千绝掀开白布,果然是夏云柔的尸体。

尸身已经有点发臭了,恐怕也是过度衰老的缘故……

只是不知,她身上是否还有那个东西。

她的动作被挡住了,几个人不太高兴道:“哪来的野丫头,这可是兵部尚书之女,你别挡道。”

“如果是我,也没有资格看一眼?”裴远歌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笑得云淡风轻,语气里却有不容置疑的威严。

几个人一愣,京城谁不认识这位大少爷?

可是……

他来这里做什么?

为首的一个人赔笑道:“裴少爷,这个……兵部尚书丧女心痛,回头让他知道……您也别难为小的了。”

“唔。”裴远歌似笑非笑:“你的意思是,怕他,不怕我。”

那人立刻傻住了,赶忙摆手:“小的不是那个意思!”

闻人千绝已经摸遍了尸体的全身,并没找到任何疑似的东西,对裴远歌道:“走吧,没有。”

走在京城街道上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闻人千绝想着夏云柔生前的种种细节,停在了一间客栈的外面,走了进去:“要一间房。”

裴远歌纳闷:“你不回家?”

闻人府高门大户,总不会差了吧,住在外面有什么好。

“住在外面查案比较自由。”闻人千绝面不改色地回头,伸手:“身上没有银子。”

都是那个该死的七殿下,要不是他,那个玉扳指一卖,她现在早成了小富婆了。还差这点钱。

裴远歌倒是很大方,双指一拈,一张银票落在了桌上:“一间上房。好酒好菜招待着。”

跟他裴大少一起出门的人,怎么会差了钱。

掌柜的一看银票的数额,立刻换上了一副谄媚的嘴脸:“客官这边请。”

闻人千绝跟掌柜一起上楼,走到拐角处停了下来,转眸,看着楼下正要离开的裴远歌。

裴远歌的桃花眸一弯,笑得跟个狐狸似的,懒懒地挥挥手:“不用谢我了。”

“我是想说,”闻人千绝痞气十足地一笑,帅气凛冽:“记得明天早点到,我们还有很多事。”

裴远歌:……

擦!

以后再也不给这个女人付钱了!

夜晚,一轮清明的月亮正在高挂于空。再过几日,就要到满月了。

闻人千绝睡得正熟,懒洋洋地翻了个身,忽然触碰到身边的一个物体。

刹那间!

一双雪亮的眸睁开!

到底是谁,能潜入她的房间而不被她发现!

黑暗中,借助月光,能看到身边的人发丝散落,妖孽完美的下巴向上,是一张丑陋可怖的鬼面。

闻人千绝眸子一眯:“是你?”

心中暗暗诧异,这人能出现在这里而让自己毫无知觉……武功恐怕远远超过了自己的想象。

他到底还是不是人!

鬼面人慵懒地侧身,暗夜般的眸子是比黑夜更浓的黑暗,他开口,声音磁性无比:“怎么?不欢迎我?”

废话!大半夜莫名其妙出现在别人的床榻上,谁会欢迎啊!

闻人千绝手腕一翻,一柄锋利的匕首落到手上,瞬间横在了鬼面人的喉咙前。

月光下,能看到她在笑:“你不想活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上一篇: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