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ngchina18-25 快点进来嘛人家想要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1月05日 来源:互联网 519 次 收藏

慕容梦的事交给了黄氏去办,她不相信黄氏会找出幕后人,但那个直接害人的甘嬷嬷肯定是跑不了,还有那个花嬷嬷,明明也有事瞒着黄氏,但愿黄氏能聪明点,别费了她这番苦心。

至于付州牧那边也让人在找刺杀慕容梦的事,就让付州牧那边查吧,毕竟一起查,总归是多条路。

而她每天悠哉的跟着嬷嬷学着宫规,终于在刺绣有点长进时传来向燕雅已都准备妥当的好消息。

由向燕雅来向李嬷嬷请假,李嬷嬷自是不好意思驳了她的面子,给慕容瑾半天假。

呵,还真是有权势的好。

慕容瑾冷嘲,但却没有过多表露出来,对于向燕雅的示好,她也没太放心上。

王室中人,不与交恶,不与太过亲近,这才是生存之道。

慕容瑾收拾妥当,今天的她妆扮并非华贵,却也不失慕容家姑娘的气度。

反倒是慕容千雪,却是妆扮的很是艳丽,她知道景文睿也要去,便一早在府外等着慕容瑾。

坐上马车的慕容瑾有些感慨,以前的她出行不便,很少出少,可有些宴,又不得不出行。所以每次出行她都中规中矩,而她又有眼疾,自是见不到这外面的繁华美景。

可这一世,她虽能随意出行,可一醒来却处处受制,搞的她连出门的兴趣都没了。

这次府里备的是软轿,而地点也不远,就在东边街上的轩门楼。

那里专门接待一些文人骚客在那里行诗斗酒,以前慕容瑾不喜那些,便也不常去。

这次向燕雅在这设宴,也是可以的。

当然,向燕雅做为负责人,她也早就为慕容瑾的晚来备了一套说词。

知道她最近受宫训,外人只道是很严,但没想到连设宴之事都得向燕雅去请示那嬷嬷,这才得了这半天假。所以如若一会慕容瑾行事有什么不妥之处,还请众人谅解。众人皆羡慕慕容瑾有个好堂姐,又赞向燕雅大度。

向燕雅说的委婉,意在护慕容瑾,但传到慕容瑾耳里时,她还是微皱了下眉,今天她会来,完全是因为人言可畏。

当慕容瑾与慕容千雪到达轩门楼时,坐在二楼厢房里的景文睿还是不由的探出了个脑袋,望向慕容瑾。

几日不见她,似乎比之前要清瘦一些?

景文睿想着又是不由的转头望向立在他身后的明月,问道:“最近几日她没休息好?”

“……”明月呆愣住,不知如何回答。

“王妃的事,不都是由听雨、见文来回禀爷的吗?”

这些日子他在追查那冷寒香一事,王妃那边他没空去理会。

景文睿听着突然感觉自己是不是想太多,随后再看慕容瑾已是与向燕雅说完话,往楼内走,她自始至终也没有抬一下头看他这边。

反倒是与她同行的慕容千雪,似感应到他的目光一样,抬头望向他那,可他见慕容瑾进楼已收回身子,慕容千雪自是什么也没看到。

慕容瑾到时,楼内已是热闹非凡,很多人都见过慕容瑾展示过的才艺,早已在楼中央空出一张桌子给她。

向燕雅抬手,示意众人不要起喝,清了清嗓子,望着众人道:“瑾姑娘能出来,你们就都放心吧。”

其实她是希望慕容瑾什么都不会,可又担心慕容瑾真的什么都会。

她心里没底,然也没有瞧到景文睿露面,心里又踏实许多,睿哥哥没有出现,便是不会为她出头,只要慕容瑾过不了这一关,那她之前所做的事,都白费。

慕容瑾扫了一圈已将整个一楼围成一团的各大青年才俊,其中也不泛一些长得俊美的妙龄姑娘,似是看戏,又似是想知道她慕容瑾到底有几斤几两,能占了华王妃的头衔。(哪怕是不得宠的。)

不就是为证清白嘛,她站在台前,让人出题,她现在作诗便可,但她有个规定,不超过三首。

众人一听,皆是有些不乐,但想起向燕雅之前说过的话,但也没再过多纠缠。

“你们先商量好,把题目确定我再开始。”慕容瑾缓缓的往台后杌子上坐去。

她整个人都清清冷冷的,让人说不出是喜还是厌,但也让那些想要靠近打探的人少了份打探之心,都老老实实的分成三个圈子去想题了。

站在她身后的画扇有些担忧,以前姑娘不喜这些,现在又让这么多人围着刁难,也不知道姑娘心里有多委屈。

众人商议许久,慕容瑾也只是静坐在那,不言不语,那沉稳的气质让向燕雅不由的多看了她两眼,但她也差人去问过坐在厢房里的景文睿,可需她帮忙,景文睿回不需。

画扇想要给她沏杯茶,却被慕容瑾抬手制止了。

大约半盏杯的时间,众人已停已商量,派出一个代表,在纸上写了三个题,一个很是应时节的,写与春有关的诗;第二个也简单,与春物有关的;第三个却有是空白,没写。

慕容瑾接过看了后,微蹙眉,前两个容易,但第三个——

想了想,画扇已是准备好笔墨,只等慕容瑾动笔。

慕容瑾也只是沉思片刻,便动了笔。

“桃花开东园,含笑夸白日。偶蒙东风荣,生此艳阳质。岂无佳人色,但恐花不实。宛转龙火飞,零落早相失。讵知南山松,独立自萧瑟。”

慕容瑾写完,又细看了一遍,便搁笔。

向燕雅在一旁看着已是心神巨变,她这一首诗,已是含了众人所题。

震惊之余更多的是不甘,慕容瑾,不是传说是个草包么?怎么能做出这么有才华的诗词来。

而且字迹也是如行云流水一般,落笔如云烟。与她之前所写虽不同,但字里行里皆透着一股不羁之意。

众人早在她搁笔之时已是小心的凑上前,见到只作一出一首诗时,还满是不悦,可随着朗读完,楼内一片寂静,那连呼吸的声音都显得格外清晰。

“可满意否?”慕容瑾扫了一圈众人,将他们的各种表情收在眼底,淡淡的问。

画扇不懂这些,但见得不少人脸上露出羞愧与懊恼之意时,就知道自家姑娘赢了。

“瑾姑娘,是我等鲁莽了,之前有人口出狂言诬蔑姑娘,我等不识,还请姑娘不要介怀。”

一群常年呤诗作画的人,又生在华州这繁华且安逸的州城里,只要是能送得起学堂的人家,自五岁起蒙便去学堂跟着先生识字断文,所以华州有学识的青年才俊并不少。

慕容瑾仅以一首诗便解了他们出的三个题,当下那下还想要再流蹿起的流言不攻自破,再也不会被人提起,从今往后所有人只会记住今天这一刻,那独属慕容瑾的光辉。

“无事,大家都是明白人,之前你们也只是被人蒙蔽了而已。”慕容瑾淡淡的回,神色依旧轻淡,不惊不喜的样子又让众人都轻吁了口气,这才是大家之风范。

“今天好不容易得了半天休,我想出去逛逛,就不陪大家了。”慕容瑾抬头,脸上这才浮了一丝极浅的笑,与众人告别。

虽然她不受华王喜爱众人也都知道,但她的才华也是众人所见到的,在各种惋惜与摇头中,慕容瑾徐徐走出了轩门楼。

今天之事,她并无太多感慨。

所以走了也就走了,可是跟着她一道而来的慕容千雪却是怨言不少,她还没有见到景文睿,她不想走,于是在楼外轿门口拦住慕容瑾,低声讨好的道:“瑾妹妹,你先出去逛可好,我还想在这里见识一下华州才子的才学,可好?”

慕容千雪是什么心思,慕容瑾不想去猜,于是点头道:“你随意。”说完也不管慕容千雪是什么表情,在画扇的搀扶下,上了软轿。

慕容千雪见到她连话都不愿与她多说一句,气的咬牙切齿,可在外面她还得装着温婉大方,朝慕容瑾起的软轿挥手道别,祝她玩的开心。

慕容瑾走后,景文睿自然也不会再留在厢房里,推开靠着街道的窗子,便那么跳下去了,看的明月是真咂舌,想也不敢多想,连忙跟上。

等向燕雅推门进去时,只看到开着的窗,以及空无一人的房间。气的她小脸一片青,可在身后人的叫唤下,又立马恢复常色,带着得体的浅笑,转身迎去。

“郡主姐姐。”慕容千雪有些委屈,自上次春宴一别,向燕雅便没再让人来邀她去喝茶闲聊了,在府里还被朱嬷嬷给看着,这让她更觉委屈。

“千雪妹妹怎么过来了?都说华州青年才俊不少,刚刚便有不少,妹妹不去与他们对诗一番么?”

大越国的民风很是开放,男女可共一席,如若是作文章,更是可处一室。

慕容千雪心系景文睿,楼下那些人又岂会入她眼,心里不悦,但还是规矩的回:“嬷嬷教导我,今时不同往日,要我行事都以王府为主,楼下那热闹,我不便去凑。”

呵,跟着那嬷嬷学了几日,倒是长了些本事。向燕雅却不这么认为,她知道慕容千雪这些日子不太好过,她也没让人去寻来走动,但她需要慕容千雪,眼眸一转,计上头来,神色间却是露出一股子怜惜之意,摇着头,替她无限委屈的道:

“这些日子,苦了千雪妹妹了,妹妹自都城来,不仅得陪着一道学规矩,还得顾及他人感受,更是无得自由身。妹妹若是能早点脱离学规矩之事,身子便也自由许多。”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