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着跳跳蛋走路和上课 昨晚日了儿媳妇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1月05日 来源:互联网 313 次 收藏

上原县是秦州与朔北的交界之地,之所以得名是因为向北出县城百里就是朔北闻名遐迩的万里寒原。那里寸草不生四季如冬,人烟更是难见,除了一些故土难离的老人,没人在那里生活。

当然,即便如此也没有影响上原县的兴盛,因为这里是由北地进入草原的唯一路途,各种皮货牲畜的交易大都在此地进行,间或还夹杂着极北冰原的特产,使得这个小小的县城好不繁华。

西出上原县不到四十里地有一处村落叫平泽沟,这里的村民并不多,有本事的人都到县城讨生活了,剩下的勉勉强强有个二三十户人家。

但这里也并不冷清,逢年过节总会有些从这里出来的人回来走亲访友。

正逢社日,一辆蓝顶马车离了上原县城向平泽沟驶去。车身以韦布遮盖,用以御寒,想来也是富贵人家。这北方皮毛众多,价格自然较贱,而布匹稀少,犹然价贵,能用以铺车,自然不是一般的土豪可比。

车把式是个有些年纪的老人,他裹在一件新袄里,一路上时不时驱动马缰,矫正方向。

忽然,他一愕之下,勒紧缰绳使马匹驻足,仔细向前方看去。

“秦伯,怎么了?”甜美女声自他身后车厢中响起,语带疑惑。

“回夫人话,前面的雪堆好像不太对。”秦伯如实回道。

“小桃,去看看。”

随之一十五六岁的红衣少女掀开帘幕自马车中走出,眨着一双大眼睛向老人手指的方向看去。

那里是个雪包,正挡在路中间,高高隆起,仔细看去还能见微微的蠕动。

少女没有中原女子的娇弱,很是彪悍的直接走了过去,扒拉开雪堆查看。

“呀,”少女本以为是冻僵的獾或狍子,可实际看到的景象却让她大吃一惊,回头冲着马车喊道:“夫人,是两个小孩。”

马车中一默,车帘掀开,一位白衣素裙裘皮对襟夹袄的美貌少妇怀抱襁褓走了出来,看清楚外面的情景,急忙对秦伯道:“快,快把他们抬上车。”

秦伯人虽老,但行动很利索,在小桃的配合下,将埋在雪中的两个孩子扒拉出来,抬到车厢之中。

在北方生活的人对这种情况自有一套处理的办法,小桃熟练地帮两个冻僵的小家伙舒活经血,灌下药酒,只是让她诧异的是这两个小家伙一个是真冻僵了,另一个却只是疲惫过度昏迷过去而已,身上的温度与常人无异。

不过她也没有太过奇怪,北地之民大多有些功夫在身,这孩子虽小,但也到了习武的年纪,有些根基也说得过去。

陈安醒来的时候,浑身酸痛欲死,他知道,这是自己体力消耗过度。尽管他们那天已经走出了荒原,可还是找不到人烟,现在的他已经足足饿了两天了。若不是他身体被各种药浴强化,在没有真气内力的支持下,根本撑不到现在。

他感受着所处之地的颠簸,明白自己应该是在马车之中,当是被人救了,不禁暗暗舒了口气。但还是担心黎光的安危,勉力睁开眼睛查看周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耐看的娇颜,少女长的并不精致,浓眉大眼,但自有一股落落大方的气质,和北地少女特有的爽利劲。

小桃见他醒来,面现喜色,转首向旁边的少妇道:“夫人,他醒了。”

陈安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她旁边还端坐着一位抱着婴儿的少妇,眉目婉约不类北地女子。

少妇微微一笑,吩咐小桃将备的参茶给他喂下。参茶在中原是精贵东西,可在北地,稍微殷实一点的人家都能置办一些用来御寒。

陈安很快注意到躺在一边的黎光,这小家伙呼吸急促,两腮酡红,当是被风寒所侵。

他悬着的心这才算放下,风寒他并不在意,只要寻到了人烟,有药可用,自己就能将他治愈。

此时陈安才有空关注一旁的少妇,目光诚挚地道谢:“谢,谢谢您。”

他少受人恩惠,也不知怎样道谢,因此这句话说的磕磕绊绊。

少妇倒并不曾在意,这北方生存艰难,碰到落难之人,大家都会不吝援手,互为臂助,若不然谁能保证在这恶劣的环境中一直生存的很好。

她微笑看着少年道:“看你们应该是从朔北逃难过来的吧?那里遭了兵灾死了好多人,你们能逃出来,也不容易。”

她脸色带着悲天悯人的慈悲,晃得陈安一阵眼晕。不过她的话武断的解释了陈安的来路,省的他自己编故事。

“敢问夫人姓氏,今日之恩,他日必报。”陈安不习惯以这种姿态与人说话,所以说出这句话很是别扭。但他向来恩怨分明的性格,不喜欢欠别人什么。刚刚在雪地之中昏倒,他自己有行血咒在身或许没事,但黎光就危险了,所以他还是承情的。

小桃噗哧笑出声来,看他这么个小人儿,一本正经的说话,煞是有趣。

“小桃,”少妇也觉陈安小模小样的说出这番话很有意思,但还是斥责了小丫鬟的失礼,这才向君月一道:“别在意,这丫头就这样,妾夫家姓沈,就住在上原城里,这次是回乡省亲的。”

她心中虽并不在意君月一所谓的厚报,却也不想伤了这小家伙的自尊,所以还是详实地报了家门。

若是以前有人敢嘲笑陈安,绝对是死无葬身之地,但现在的君月一心境变迁,很多事都不再挂碍了,他对自己现在的模样也有所了解,清楚小桃的笑点,所以也并不在意。

暗暗记下少妇的话,便转向黎光,屈指如锥在其身上的风门、风池、风府等几处穴道或揉捏或击打。其实现在黎光的状况可不好,已由风寒转为热症,再拖下去更是麻烦,因此他先用推拿法缓解一下,等有了药材,再妥善处理。

少妇看他动作先是迷惑,接着恍然,小桃却嘴快问道:“你打他做什么?”

陈安眼皮不抬:“我在给他诊病。”

“你懂医术?”

“略懂。”陈安这倒不是谦虚,比之慕少平和陈洪,他那点医术确实只能算是略懂,甚至慕晴在这方面都要比他强出不少。

但毕竟是家学渊源,一出手就是高明的手段。

高明不高明少妇看不出,但走路上随便捡两个小孩子就有个会医术的,还是让她不禁侧目,更何况对方的年纪看上去还如此之小。

“你真会医术?”小桃又重复了一遍,语气中满满的不可置信。关键是陈安的外表太具有欺骗性了,看上去只是个蛋大的孩子而已。

其实陈安性格一向阴郁,从来都习惯隐藏自己,这次主动表现自然有其目的。

他久居上位,习惯了做每件事都带着些许功利。这沈家的夫人衣着虽然朴素,但他陈安何等样人,一眼就看出其气质不凡,就算不是豪门至少也是个富户,若能露这一手,得其青睐,也能很快在这陌生的地方立足。

因此即便小桃话语中满是怀疑,他还是破天荒地再次对着小桃肯定地点了点头。

陈安确实已经累到不行,万里寒原一路奔波,时刻精神紧绷不敢有半分懈怠。如此作为早就耗尽了他最后的力气,要不然也不会晕倒路边被沈夫人捡到。

现下终于脱离了危险,他盘腿而坐,调匀呼吸,放缓气血运行,以此休息。一来他是心挂黎光不敢深睡,二来,他天性善疑即便是沈夫人救了他们兄弟,他也习惯的保持最基本的戒心,所以只能以这种方法缓解疲惫。

不过这种高明的内家吐纳之术,也不比深度睡眠稍差,一会功夫,身上便恢复了些力气。

他也不担心沈夫人看出什么,此处与大周北地相当,生活环境恶劣,就算是穷苦人家的孩子五六岁时也会随着村中教练习武健身,以期有个好身体,才能在此繁衍生息。看小桃的身手,想来北地之民人人会武。自己在其间绝对不显另类。

果然沈夫人并没有在意陈安的举动,只是想再询问些少年的身世,可看出他的疲惫,便不再言语更止住喋喋不休的小桃,让陈安好好休息。

一路无话,唯有辄辄的车轮声单调乏味地不时传来,成为这一路的唯一色调。

好在这种境况并未持续太久。

傍晚时分,袅袅炊烟出现在视野之中,追本溯源清一色的灰墙瓦房尖尖冒起。一座整体呈灰黑色调的村落,出现在马车之前,道路阡陌,井然有序,青石街道碎了夕阳,泛着微妙的光晕,鸡鸣犬吠孩童欢笑声向世人诉说着此处的平静安宁还有温馨。让初见此景之人不禁心生感动,下意识地沉浸在这天伦之中,反问己身似乎一生所求便在于此。

平泽沟并没有想象中破旧败落,反倒有一丝世外桃源的韵味。

“这里走出过很多能人,衣锦还乡反哺桑梓者亦不在少数,久而久之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似乎是怕陈安对平泽沟这个名字先入为主有所误解,沈夫人微笑着解释了一句。

陈安被这种温馨的氛围包裹,心灵为之涤荡,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他从未想过,平淡也可造就如此景致,和之相比整日里计较得失,与人争胜斗狠又有什么意义。可能这种生活才是自己真正追求的东西。

嘚嘚声中,马车驶入村落,打破了繁忙的安宁。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