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卫老董若曦吞着大紫茄 成人色小说 bl调教文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1月05日 来源:互联网 1677 次 收藏

蓝岚看了眼时间,感应到了什么,他看了眼最前面的台子,嘴角微挑随后一口饮尽杯中香槟,回手将杯子放到身边走过的托盘上,一片薄如蝉翼的纸片在不引人注意的情况下被压在杯下,举着托盘的人没有注意到直接点头向蓝岚示意后走开。

蓝岚将视线转回这边,一旁的尚原根本没注意到他刚刚所做的一切还在继续自顾自说着,

“……如若你师兄还活着,什么东方家的大公子,其聪明才智还在你之上,像你如今的年纪他已经同我一起……哎……!!”

蓝岚点头,并一脸遗憾的道,

“对此,我也感到很遗憾,一直听各位师兄师姐讲,关于风圣澜师兄的天才之名,总想有机会可以见他一面,没想到他竟然在我成为老师的弟子之前不幸的去世,总觉得少了一人生知己,真的很可惜啊!”

“哎,是啊是啊,不过也是他当年太过锋芒毕露,啧,不然也不会被人害了……”

随后两人的话题就这位英年早逝的师兄展开了。

另一边,斯尔来到一边无人注意到的角落,拿起杯子下面的纸片,看完后笑笑转交给泓幸,泓幸对他比了个没问题的手势,随后又分开向两个方向走去。两人因为化了妆,同平常完全不同又平凡的模样,很难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蓝岚看着时间,计算着药效,不动声色的靠近尚原身边,

“老师你怎么了?脸色不是很好?是醉了吗?”

尚原此时感到一阵头晕,刚刚被蓝岚看到。

“是啊,好像是醉了,你也知道我不常喝酒,偶尔喝上一些是容易醉的。你扶我去一边坐坐我缓缓再说。”

蓝岚上前,“好的,老师,我来扶您。”

他话音刚落,突然热闹的大堂灯光全灭,一室的黑暗,让人措手不及。

蓝岚还没碰到尚原的手收了回来,另一个人上前替代他的位置,接住了醉倒的尚原。

整个东方主宅虽然布下了干扰的信号波,因蓝岚早有料到,他的通讯器上和刚刚送出去的纸片上都有可以解除干扰的东西,他无视陷入了混乱的大厅,站到一边不易被打扰的角落里迅速发了条讯息,很快对方就回复了,看到消息后他才拿起一副面具戴在脸上随手揉捏几下就完全换了个模样。

按照约定的内容他小心的慢慢向前方台子走去,刚刚靠近还差一步就能登上去时,一道利刃从他背后袭来。蓝岚一个错身躲开,一只手又接下一掌风,这么一会的时间又有两处靠近前方台子的人,同样被拦住,月夜下没有灯光,斯尔,泓幸还有同样易容的蓝岚,三人成三角包围攻势面向守着台子的护卫们。

东方族长,以及几位小辈子弟,都嘲讽般的站在台上护卫后面,本就觉得高人一等的态度,在这时更是显露无疑,其中一人居高临下对着三人说道,

“想从东方家盗取宝物,早就等着你们了,就你们三人,有何本事能从这些护卫面前逃过,乖乖束手就擒,不然就要你们好看。”

“哼!”

“谁在哼,不要命了吗?”

那人刚说完话就有人发出讥讽的哼声,直叫这人觉得自己被挂了面子,大声厉喝出声。

斯尔不禁感到搞笑,就是这样的一个草包就是东方家族的下个继承人,那时欺负他们兄弟二人最凶的也是这个家伙,东方乘龙,成虫还差不多。

他也不废话,对其他两人示意眼色,三人不在听他啰嗦,冲上前去只针对一个护卫动手,这人身后这站着这位继承人东方乘龙,看到三人冲上来马上让其他护卫将他保护起来,没有一点男子气概氏族之气。

几个瞬间那独木难支的护卫就被打翻在地,顺着这个开口斯尔先冲进去,在其他人反应瞬间三人已靠近放置玉指环透明的罩子。

东方胡兰本以为他寄予厚望的孙子会给他涨涨脸,不曾想他连试都没试下就躲到了护卫后面,眼见宝物即将不保,无奈家族没有什么人才,只好他这个族长冲向前去,可是就在他移动时,四肢却不由得一软,随后他才注意到,身后的后辈,还有躲在护卫身后的乘龙,都无力倒地,护卫们也有好几人瘫软无力。他交好的几个家族也都瘫倒在地,他没那么早倒起不起,还是因为他的灵力较其他人更高些。

被如此暗算,东方胡兰面上不显,唯独心底对这个可以让都束手无策的药感到不安。为掩饰他的不安,他厉声呵斥斯尔等三人,

“我还真是小看了你们,没想到你们竟然有能让灵动之境都无力的药,但是想要拿出玉指环,我看你们还是在等几百年吧!”

斯尔只看他一眼就继续研究怎样将玉指环取出,

蓝岚手中仪器对着罩子扫描,看到出现的结果他不禁皱了皱眉,

“这个不是普通的罩子,很难用暴力被打开,而且它是和这个主宅防控系统连在一起,如果不是用正确的密码,我们是打不开它的,更不说取出。”蓝岚又调整了两下,“而且,如果我们暴力破坏的话……玉指环会和这个主宅一起嘭……的消失。”蓝岚做了个爆炸的姿势。

听他话后,想到之前设下的机关东方胡兰反倒不急了,耐心等待后援到来。

这时一个声音从门口传来,

“哎呦,嗝,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一个个都躺着了,嘿嘿……”

来人四处看了看,见大部分的人都躺倒在地,他低头看着着离他最近的一人,喷出一口酒气,让那人被酒气呛的直咳嗽,他看了这人的表情,哈哈大笑起来。

看到这帮个平常高高在上的家伙,现在被人药倒,简直是大快人心了。

“人家都说我东方吴兰是个浑人,嗝……嗝……这一地的天才,大族公子们,不也被人放倒了……嗝……哈哈哈!!”自称东方吴兰的男人,拎着酒瓶子一身酒气晃悠悠的走到众人面前。

东方胡兰看到他进来,突然就眼前一亮,他知道他这个弟弟,一直无所事事,又心大的很,总想从他这要去那玉指环,这次他要将玉指环拍卖掉,没有给他,他才一气之下跑去外面喝酒,也就是说他没有中那奇药,如此到是可以完成他所想的……

那边台上三人想了一切办法最终都没办法解开密码,东方吴兰还在晃悠悠着向几人走来,他身后这时涌进来一群人,几十个统一着装的护卫,步伐急促却不失稳重,越过晃悠悠走过来的东方吴兰来到那三人面前,二话不说就要将三人擒拿下来,三人自然不会轻意被擒,几个转身错开伸来的手,三人就这样被分开,每个人周围都有四五个人围攻。

见此场景的东方胡兰一笑,

“虽然不知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可妄想从我东方家盗走宝物,真是自不量力!哼!先兵卫,将这三个贼子抓住,生死不论!”

东方吴兰见到这些个场景,半睁未睁的眼睛有气无力的看了看,见此场景才稍微清醒了些,一看到那三人站在装着玉指环的盒子前,这下子急了,连续跳了几下,都没跳上台,最后是直接爬上台,来到东方胡兰身边,带着一身酒气。

东方胡兰在他靠近时就已经被刚刚上来的先兵卫扶坐在椅子上,东方吴兰一过来张口就带出一口酒气,他抬手挡住他上前的步伐,一脸不快,

“有什么事就在那说吧!”

东方吴兰自知己事,就这样和东方胡兰相距差不多一个人的距离说道,

“嘿嘿……大哥,那三个家伙是来偷玉指环的?这个,这玉指环没事吧?”

东方胡兰,视线没离开下面三个被先兵卫步步紧逼的三人,听到此话,转眼看他,

“你只关心玉指环,你大哥我同样中了药如今不能活动,怎么不见你来关心关心我。”

“嘿,嘿嘿,嘿嘿!”东方吴兰听他这么一说,一脸谄媚的对东方胡兰嘿嘿的干笑几声。

东方胡兰也知他性格,他自从得知家族有这玉指环时就时时想要得到此物,因他没有能力同自己争夺族长之位,对他的某些时候的无理要求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

东方胡兰叹下气,比了个姿势让他靠近,东方吴兰看了下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贴近东方胡兰身边,他低声对吴兰说了几句话,吴兰眼睛一亮,就要说话,被东方胡兰拦住,随后将视线转回下面先兵卫和那三个贼人身上。

东方吴兰开心的堵住自己的嘴,十分开心的向东方胡兰点了点头,那边斯尔,泓幸,蓝岚分别被先兵卫的人拦住,一边与先兵卫周旋一边又不能用自己的武技,颇费了些时间,这里东方吴兰悄悄向着放着玉指环的罩子走去。

站在罩子前,东方吴兰一只手对着罩的几个部位点了点,罩子上露出来一个手掌大小的出口,他眼睛一亮,伸手将玉指环拿了出来,就要放进自己的衣兜里,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带着调侃语气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不是说过,好东西要分享的嘛,怎么可以吃独食呢……你说对不对啊?呵呵!!”

东方吴兰有一瞬间的僵硬,随后小心的回头一看,一个穿着一身长至膝盖处花俏的让人无法忘记的衣服,还戴了个更花俏的面具,出现在他身后,搭着他的肩膀。

东方吴兰小心翼翼,结巴着道,

“什么……分,分,分享……我不知道你在讲什么?”

台下三人被先兵卫缠住后,在看到那个叫东方吴兰的男人拿出玉指环,直接一同爆发,将拦在他们前面的先兵卫一脚踹倒,快速登上台子,只是可惜慢了一步,后面出现的这个花俏男人比他们更早的到了东方吴兰身后,此时台上形成了,花俏男人和东方吴兰一边,蓝岚斯尔和泓幸一边,他们四周则被先兵卫全部围起。

花俏男人好似没见到上来的三人,也没注意到四周围上来的先兵卫般,仍然对着东方吴兰说道,

“啊……真是无情啊!明明咱们才刚见过没几天,你竟然就装作不认识我了,多么伤人的话。”花俏男人隔着面具嘤嘤嘤了两声,弄的所有人不停的摸胳膊,总感觉鸡皮疙瘩已经掉满地了。

“好吧,好吧,负心的人,你既然装不认识,那就当做从来没见过吧,但是……你手上那枚玉指环,怎么也得做下我们的分手费吧!”花俏男说出自己的目的。

东方吴兰,脸色没变到是感到一阵寒意,

“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他快速的说了一句话后,一个低头侧转身,卸掉了花俏男人抓住肩膀的力量,退后了几步。

东方胡兰听得东方吴兰这句话的语气,又看到他的动作突的脸色一变,对着先卫快速说道,“快快快,先兵卫,把他们全都给我抓住了,特别是这个假的东方吴兰,都别放过。”

听得假的东方吴兰这里,斯尔,蓝岚,泓幸三人都不禁将视线放到他身上,假的东方吴兰冲着东方胡兰说道:

“我自觉自己装的很像的,为了扮演他,连从不喜欢喝的酒都专门喝了好几口,你到是如何发现我是假的。”那个花俏男人认得出他因为他们本就相识,自然一眼看破,到是这东方胡兰又是怎么发现的呢?

“在你拿到玉指环前都同我那不争气的弟弟十分像,唯有一点,他这个人又懒又无能,偏偏自傲清高没什么本事,从你刚刚与那人交谈又迅速的化解了他的力道,我就知道,你绝对不是我那个一事无成的弟弟。”东方胡兰也不知道是不是破罐子破摔还是什么原因,他竟然很平静的在回答假东方吴兰的问题。

东方吴兰一拍掌有些失望的说道:“没想竟是装过头了,才露了马脚。早知道我扮个成功者也许会容易成功的,扮个如他这般的人反而会露馅啊!”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