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太可爱总裁请节制 干妇女丰满的B

美好未来美好未来 2020年01月05日 来源:互联网 150 次 收藏

“原来是向专家,我真是,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了!”

震惊过后,老俞连忙往脸上堆满了笑,将尴尬给埋了起来。

他有心想跟向南握个手,又不好意思先伸手,便只好将两只手放在身前,使劲搓着,好像这样能搓出毛爷爷来似的。

向南这会儿也不好再假装听不见了,他停下手里的活,拿起搭在一边的毛巾擦了擦手,主动和老俞握了握,笑道:

“俞老师客气了,我跟赵波是好朋友,俞老师喊我向南就可以了。”

“那怎么可以,那怎么可以?”

老俞一边说着,一边摆手。

他刚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修复室外忽然传来了一个大大咧咧的年轻女声:

“俞老师,我这补纸不好配呀,咦,人呢?”

话音刚落,那声音的主人便出现在了修复室门外,是个挺年轻的小姑娘,看模样也就十八九岁。

她探头朝修复室里一张望,一眼就看到了老俞,顿时笑了起来,露出了一口雪白的牙:“俞老师,有空过去帮我看看呗?”

“好,你先回去,我一会儿就过来。”

老俞听了这话,转过去对那小姑娘说了一句。

实际上,他心里颇有些无奈。

我这正打算请教一下向专家,关于向氏“珠联璧合”修复技术中的几个问题呢,你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了。

“好的,谢谢俞老师,辛苦你了!”

这小姑娘小嘴倒是挺甜,她说完这话后,刚准备离开,忽然像是刚发现了似的,“噔噔噔”几步就来到了向南的面前,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看着向南问道,“你,你是向南?”

向南一愣,老俞都挡住我了,你还能认出来?

他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这小姑娘就自己回答了,她使劲地点了点头:“嗯,你就是向南,我见过你照片的!”

说着,她又一脸好奇地问道,“看样子你也没比我大多少嘛,你怎么就那么厉害了呢?你到底是怎么学的?能不能教教我?”

向南:“……”

这些问题,我都没办法回答!

咱能不能问点简单实用一些的?

“哦,对了,你等等呀!”

下一刻,这小姑娘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对向南说了一句,然后便扔下几人,转身几步就跑出了修复室。

向南一脸懵比,他看了老俞和赵波两人一眼,心里暗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怎么感觉我看不明白了呢?

老俞有些无语地笑了一下,解释道:“这小姑娘是咱们博物馆里一个领导的女儿,今年刚上的大学,学的也是文物保护与修复,她只要没课了,就往这里跑,算是在这边实习吧,挺活泼的一小孩。”

说到这里,老俞忽然闭嘴了。

向专家好像也没大学毕业,说起来也是一小孩……

向南摇头一笑,正打算继续修复手中的那幅古画,忽然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了过来。

几个人回过头一看,只见那小姑娘也不知怎么宣传的,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居然带了一大群人来,堵在修复室里的门口,一个个地都探头探脑地往里面看。

“看完了没?看完了该轮到我了!”

“别挤,别挤,我看一会儿就走了!”

“向专家帅吗?有电视上那么帅吗?”

“啧啧啧,年轻帅气,英气逼人!”

“……”

向南:!!!

赵波:???

老俞:……

怎么个意思?

咱仨被堵在修复室里,当成动物园的猴子看了?

不对,向南是猴子,主要是来看他的。

咱和赵波两个人,那是……透明人?

老俞气得差点笑出声来,这些人怎么能这样?

上班时间不干活,跑这儿来看小鲜肉了!

怎么着,瞧不起老腊肉啊?

可每次聚餐,我看你们就喜欢吃腊肉,又香又有嚼劲!

老俞都给气糊涂了,向南倒是没生气,只是颇有些无奈。

失策了,就不应该来长安博物馆这边借用修复室,自己被媒体大肆宣传了好几次,在文博圈里面,不说人人皆知,那也算得上是小有名气了。

再加上自己年轻,又有些帅气,被人注意到的概率就大大增加了。

除了魔都博物馆和金陵博物院——那里的人对他很熟悉,早已经见怪不怪了——之外,现在向南无论到哪个博物馆的古书画修复中心去,那都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被人认出来那是一定的,如果碰上修复中心里年轻人居多的话——

那就会像现在一样,变成动物园里的猴子,任人参观。

听着外面那些人不断传来的议论之声,向南和赵波对视了一眼,心里无奈至极,我只是想安安静静地修个文物而已,怎么就那么难呢?

正在这时,修复室外忽然传来一阵怒喝:“都干什么?都干什么!”

“一个个的在这里嘻嘻哈哈,不用干活了吗?仓库里的古代书画都修复完了吗?”

“看什么看?还不快点圆润地离开!”

围在修复室门口的那些年轻人听到这声音,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赶紧溜之大吉,没一会儿的工夫,就走得干干净净。

就连那个小姑娘,也早就跑得不见了人影。

赵波还没有说话,老俞先开口了,他低声对向南说道:“我们主任来了。”

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古书画修复中心主任,冯霖。”

向南朝老俞笑了笑,算是对他表示谢意。

两个人刚交流了一下,一个有些高大的身影就出现了,人还没走进来,笑声就传了过来:

“向专家都到家里来了,我居然还不知道,真是失礼了。”

向南也是一笑,说道:“冯主任客气了,我是不请自来,你不要见怪就好了。”

两个人又废话了几句,向南脸上带着些许歉意,不好意思地说道:

“这次本来没打算惊扰各位的,只是我一个朋友的一幅古画被孩子撕破了,所以我来借个工具修复一下,要是影响到了大家的正常工作,那真是抱歉了。”

“向专家说的哪里话,你能来我们修复中心,那是我们的荣幸。”

冯霖摆了摆手,微微转头看了摊在长案上的那幅古画一眼,顿时瞳仁猛地一缩,表情略显严肃地问了一句,“向专家是上午就来了?”

他上午有事,没在古书画修复中心里,所以并不清楚向南是什么时候来的。

向南没有说话,一旁的赵波这时候总算抢到了一句话,他说道:“不是,大概中午12点的样子来的。”

“中午来的,到现在也就三个小时……”

冯霖看着那幅已经开始准备托裱画芯的古画,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

这就是专家的实力?

三个小时就能独自一人将一幅古画处理到这种地步?

就算这幅古画没有出现污损、霉斑,清洗这一步骤可以简化,省略一点时间以外,但接裱这一块,也快不起来啊!

要知道,就算他是资深修复师,要给一幅这么大的古画接裱腹背纸和命纸,即便一切顺利,那也得花个一两天的时间!

当然,这跟他年纪大了,不能长时间弯腰工作也有些关系。

但就算他咬着牙坚持不休息,也不可能快到向南这种地步。

这实在是……太夸张了!

“呵呵,那向专家继续忙,我那边还有个会,就不打扰你了,要是有什么要求,你尽管告诉赵波,让他去办!”

想到这里,冯霖看向向南的眼神,又颇为复杂了,他甚至连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呆。

跟向南待在一起越久,越感觉自己一无是处。

也就赵波这种二愣子不会多想,反倒没什么感觉。

“好,那就谢谢冯主任了。”

向南也早就巴不得这些人全走光了,他手里的这幅古画才修复了一半呢,哪有那么多时间去应付这些人。

“哈哈,向专家客气,客气了!”

冯霖哈哈一笑,转身就离开了修复室,一点也不留恋。

看到主任走了,老俞正想说些什么,却听向南又说道:“俞老师,你是来跟赵大哥一起修复古籍的吗?”

老俞一愣,随即明白过来了:

向专家不耐烦了!

也是,要是他做事做到一半,总被人打断,那也会不爽的。

于是,他连忙点了点头,说道:“是啊,上午也是我跟他一起讨论这本古籍的修复方案的。”

“哦。”

向南应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了,埋头继续开始修复那幅古画。

老俞看着向南一副认真且专注的模样,张了张嘴,最终什么也没说出来,灰溜溜地来到赵波的身边,也开始帮忙拆起了书页。

向专家这幅古画,修复起来虽然很快,但今天肯定是修复不完的,只要自己跟他在一起工作一段时间,还怕没机会请教吗?

他又不是机器人,总有休息的时候的。

然而,让老俞大跌眼镜的是,向专家居然就那么弯着腰,一直忙到了下班的时间,才直起腰来。

还没有等到他说话,一边的赵波便朝向南一笑,拍了拍手,道:

“走,我带你去长安特色美食!”

向南点了点头,笑道:“好,走吧,今晚得好好欣赏一下十三朝古都的夜景。”

两个人一边说笑一边往修复中心外面走去,浑然没发现老俞一直就待在边上。

老俞:┴┴︵╰╯︵┴┴!!!

我居然被无视了!

向南可不知道老俞在想些什么,此刻,他已经跟赵波两个下了楼。

下了楼之后,两个人没有直接去停车场,而是先到了临时陈列厅。

尽管向南对自己入围古陶瓷修复技艺大比第二轮很有信心,但还是和赵波一起,专程绕到临时陈列厅这边来,看一下第二轮的入围名单。

第一轮理论知识考核是没有成绩的,只有合格与不合格,成绩也不会影响最终的排名。

实际上,第一轮的目的在于淘汰掉那些滥竽充数的参赛者,第二轮的实际操作,才是真正的考核。

一个文物修复师,理论知识再好,如果动手能力不强,那即使他说得天花乱坠,破损的文物还是破损的,并不会自己变得完整起来。

就好像向南名义上的“师兄”张卫雨一样,他也只能做一个文物修复的理论研究者了,写写论文,研究一下科技发展对文物修复的帮助,那还是可行的,可真要让他上手修复文物,那他就只能吃瘪了。

在入围名单上,向南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无他,排在第一个,谁过来都能一眼看到。

因为上面没有标出分数,所以向南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成绩最好。

排在第二位的,名叫李德坤,第三位的,看名字是个女孩,叫姚嘉莹。

向南一扫而过,倒是看到了一个熟人——吴江,赵子和赵老师的徒弟。

在元旦的时候,向南就从孙福民那里知道了吴江要来长安参加比赛的消息,之前自己一直在忙,要不是在这里看到吴江的名字,说不定就给忘了呢。

想到这里,他掏出手机就给赵子和打了个电话,得知他们正在回民街那边逛,于是问清楚了地点,便和赵波一起,赶了过去。

和赵子和等人汇合之后,向南一群人先是找了个地方吃饭,然后又去大雁塔看夜景,一直玩到十点多,才各自回去休息。

第二天一早,向南吃完早餐之后,便打了个车,直奔长安博物馆而去。

赵波原本说要开车来接他的,向南没让,上班本来就很辛苦了,还要早起专门绕个圈子到酒店来接他,没那个必要。

这两天时间,老师江易鸿跟消失了似的,他既不到现场去看比赛,也不问向南比赛的情况,都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要不是江易鸿时不时地还会给自己发一两条短信息,向南还真会以为他失踪了呢。

不过,此刻向南也没时间去关心老师的事了,只要他人没事就好了,等比赛结束以后,他再去找老师,看看他在忙什么也不迟。

到了长安博物馆之后,昨天人满为患的临时陈列厅里,只剩下了二三十个人左右。

本次比赛的最终获奖者,也将在这些人里面决出来。

那些高额的奖金,究竟会花落谁家?

这让现场的参赛者们,一个个都期待不已。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美好未来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