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妈房间出现哼哼的声音 和岳姆干的翻天覆地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1月05日 来源:互联网 420 次 收藏

夜幕降临的傍晚时分,城市的五彩霓虹灯渐次而起,如同璀璨夺目的万千繁星,熠熠生辉地点缀着每一条大街小巷。

位于市中心繁华地带的东方大酒店门前人流如潮,凡是x市有头有脸的鸿商富贾皆携家带口云集于此,只因他们受穆氏财团总裁穆元德的邀请,前来参加其长孙出狱的接风宴。

富丽堂皇的宴会大厅内,现场演奏的古典音乐婉转飘扬,萦曲绕梁的美妙旋律仿佛一个个飞舞的精灵,让人悦耳动心。

宴会上,各色名门千金衣香髻影,争妍斗奇,各位豪族夫人珠光宝气,喧阗笑语;男人们推杯换盏,借机商谈公事,女人们享用美食,议论风流雅事,好一派繁奢的热闹景象。

在三五成群的富豪太太之中,一个年近五旬化着浓妆的老女人将目光瞄向角落里一个身着管家制服的清丽身影,边打量着对方的一举一动,边鄙夷不屑地评点:“这个穆家的女管家也算不上是倾国倾城,为何就能迷惑穆家两代人呢?”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一旁染着满头刺眼金发的太太有声有色讲述:“我听说她十年前可是一副魅惑众生的狐媚子样儿,她在穆家表面是个装清小女佣,暗地里勾引了老的还勾引小的,否则穆家长孙少爷怎么会为了她枪杀自己的二叔呢。”

另一个身材矮胖的太太恍然大悟地点点头:“看来这个女人还真是个厉害角色,不仅让穆家俩兄弟自相残杀,还把那个长孙少爷迷得神魂颠倒,甘愿为她坐十年的牢房,不过穆家老爷子当初怎么没把她赶走,反而提拔她当了穆家的女管家?”

“这我就不得而知了。”金发太太耸耸肩,戏谑一句:“也许穆家老爷也被她勾了魂儿呢。”

浓妆太太不轻不重地拍了下她肩膀,也跟着笑了起来:“你这没正经的,小心给人听到。”

“各位先生们,女士们,尊贵的来宾们,大家晚上好。”

这时,一个清朗的男中音突然响起,众人循声望去,舞台上司仪正在发话:“欢迎各位拨冗莅临穆元德老先生长孙的接风宴会,接下来有请穆老爷和穆少天少爷为大家致辞。”

司仪的话音将落,台下便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随即一个身着唐装,红颜鹤发的高迈老者轻健雅步地登上了台,其身后还跟着个一袭黑色礼服,满头短浅寸发的孤峻男子,他的身形高昂轩伟,有着一穆英朗的五官面容,却凛若冰霜,甚至有些邪戾之气在神宇间浮动,让人不禁心生寒意。

穆元德满面红光地笑语感言:“很高兴各位能赏脸参加我长孙儿的接风宴会,希望他今天能沾沾在场每一位身上的福气,以涤净以往十年的晦气,也希望在场的各位吃好喝好。”

老爷子说罢,将手中麦克风转给了旁边的长孙穆少天。

而此时在台下一个隐蔽角落里,穆家的女管家安藤亚由美却穆着一双骇然乌珠,远观着台上那个耀眼夺目的华贵男子,她无法置信他就是曾经那个无怨无悔说爱自己的痴执男孩。

他年少时的音容笑貌还深藏在她的记忆里,没想到一转眼他就长这么大了。在这十年里,她想象过百种他从韶华青年转为成熟男人的样子,却料不到他的相貌竟有着如此大的巨变。

如同一尊华丽而冰冷的雕像,穆少天纹丝不动地伫立在舞台上,鹰瞵虎攫般的视线却一瞬不瞬地精准锁定着人群里某个不起眼的清丽身影,神情里隐现出让人捉摸不透的诡秘之色。

他举起麦克风,用极为低沉听不出任何情绪的声音缓缓开口:“我很后悔当年犯下的错误,也很对不起我的二婶和堂妹,这十年我在监狱中深刻反思了自己的罪过,决定出来后重新做人,不再被人所惑,感谢各位的厚爱。”

十年了,他终于还是放下了那份年少轻狂的不伦之恋。果然时间是可以改变任何东西的,不仅是外在的容貌,就连内在的性情和与曾经义无反顾的痴执也一起改变了。

说起她和穆少天这段孽缘,还得从当年那起命案开始。

十年前的安藤亚由美本是穆家一个小小的女佣,因一直觊觎她美色的穆家二少爷企图侵犯自己,而被同样对她有非分之情的大少爷撞见,兄弟二人为她争风吃醋,甚至大打出手。

喝了不少酒的二少爷因被酒精燃烧理智,在疯狂的状态些失手打死了大少爷,之后他却色胆包天想要侵犯她,她为了保护自己清白,拔出了他随身所携带的枪射中了他的心脏。

随后,闻到枪声赶到现场的穆家长孙少爷穆少天目睹了这一切,但他却丝毫不关心自己父亲和二叔的惨死,而是直接冲到她面前一把将惊恐万状的她拥入怀抱之中,轻声抚慰她。

“安藤姐姐,别害怕,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沉浸在骇悸而迷乱里的安腾亚由美在穆少天的轻唤中回过神,她抬首看着他,将事发的经过一字不落的统统道给他听。

她生怕穆少天不相信自己,紧紧抓着他的衣领,颤抖不止道:“你相信我吗?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杀人的……”

穆少天捧着她泪水和汗水浸湿的濡润双颊,深深凝视着那双惊颤无助的乌珠星眸,露出粲然迷人的笑容,无比坚毅地吐出一句铿锵有力的衷言:“我相信你。”

仿佛被冰冷的全世界遗弃,唯有一人可以依靠取暖,她被他的真情实意所打动,不禁感动得紧紧抱着他,在他散发着青春独特的气息,不算太宽阔也尚未成熟的胸膛失声痛哭。

穆少天用修长的手指拭去她满脸的泪痕,“别哭了,我会保护你的,我绝不会让你受一丝一毫伤害。”

这番话深挚而坚定的话语如同一颗定心丸,让安藤亚由美恍惚的神魂渐渐平稳下来,但同时她又非常茫然无措,不知该怎么去回应这个喜欢了自己两年的青年。

这两年她只把他当做弟弟般看待,却不敢正视他的爱恋,一直都认为那不过是他对自己这个年长的姐姐暂时产生的情愫而已,等他遇到了更好的女孩子,就会将自己忘得一干二净。

可是她错了,这个痴执男孩并没有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淡化对自己的这份异样感情,反而越陷越深。他凭一腔青春热情可以肆意挥洒对她的爱意,而她却不能接受他那颗炽热的心。

穆少天捧着她素净的秀丽脸庞,款语温言:“安藤姐姐,我愿为你付出一切,包括我养尊处优的少爷身份和豪族之门的荣华富贵,让我替你担下这个杀人罪名吧。”

“你……”安藤亚由美预感到了他接下来的举动,想藏住手中的枪,不料却被穆少天抢先夺了过去。

“不,你不能为我这么做。”她极心极力地劝阻:“你是穆家未来的继承人,你的人生注定是华丽璀璨的,你不能为了我这个微不足道的女佣去毁了你自己,把枪给我吧。”

穆少天眼眸深切拳挚地注视着她,似乎要将她精美的容颜永远刻在心底:“我已经二十岁了,是个能为自己行为负责任的成人,我犯了杀人罪,无论被判多少年我都甘愿承受。”

安腾亚由美泣不成声,拼命摇着头,“为了我不值得。”

“值得。”他语气决然:“你总认为我太小,不知道情为何物,现在我就用我的行动证明给你看,我的爱也可以经得住时间的考验。”

他将她散乱在额前的几缕黑发顺到了耳际,用低沉而魅惑般的声音道:“只要你愿意等我回来,我会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给你一份真正的爱情。”

坐在地上的安藤亚由美仰视着穆少天坚若磐石的神色,她的心猛然为之一震,她无法想象,他对自己的感情到底深到什么程度,才能让他这样折首不悔地为自己付出他的所有。

不知是深深的感动,还是沉重的歉意,她最终轻声吐出一句答应他的诺言:“好,不管多少年,我都等你。”

当时的安腾亚由美只为这么一句简短的诺言,在穆家等了穆少天十年,现在他终于改头换面回来了,并当众说自己不会再受人所惑重新开始,这样不正是皆大欢喜的一件好事吗?

他有他的新生活,而她……也要开始自己的新生活。

这明明就是最好的结局,可她为何却有种莫名的空落之感呢?就像一直藏在心里的某个珍宝被人夺走般,惝恍若失。

安藤亚由美强迫自己释怀一笑,既然他如此坦然地放下了一切,她也实现了等他回来的诺言,他们就互不相欠了。她该另寻安身之处,因为自己没有理由再继续留在穆家,穆家所有人都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她早就该被逐出那个豪族之门了。

其实当初在穆少天入狱之后,她根本就无法继续在穆家容身,穆家的两个少爷为她争风吃醋而双双惨死,长孙少爷更是为了她成为杀人犯,她已然是一个红颜祸水,当时她很想偷偷逃走,却为了信守等待穆少天的诺言而默默忍受那些屈辱。

而痛失丈夫和次子坐牢的穆家大夫人并没有惩治她,或赶走她,而是将她留了下来,有意让她接手穆家女管家一职,她为了等待穆少天回来,最终以自己的实力坐上女管家的位置。

她虽在穆家掌管着千万仆人,但她却比谁都清楚,这个家仍然没有一个人瞧得上她,所有人都将她当做勾人的狐狸精。

现在穆少天对她斩了妄念,断了情爱,她就可以功臣身退,再也不必留在那个看似光耀无比而煊赫天下的豪门之家,实际让她过着灰暗生活永无伸头之日的华丽囚笼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